。本文純粹練筆

CP未定 親子分戲份多

。主要是all比(有嗎?)

。法叔小小現身一下

。內有不列顛天使

。不適者請按上一頁離開

。荷/蘭=尼德蘭 比//時=貝露

 

“““““““““““ ”””””””””””*

 

一眼望去一整片鮮紅色的番茄園似乎相當刺眼,而中間擺著大張的桌椅,上頭坐著兩個大男人,構成一幅美麗的畫。

 

算了,當我沒說。

 

「喂,羅馬諾。你說貝露會不會喜歡這些阿?」有著一頭棕髮的男子正笑得無比燦爛,用寵溺的眼神看向坐在對面的那個人。

 

…………都是番茄」名為羅馬諾的男子翹起頭上的呆毛,正用鄙視的眼光看著他,一臉的不爽「安東尼奧你還真是個混蛋。」「咦咦咦—?」

 

「咦?貝露怎麼還沒來?不是約好了嗎?」安東尼奧正陷入思考「難不成是記錯時間?」

 

「沒有人會跟你一樣吧。」羅馬諾正吐嘈著。

 

轉頭,忽瞥見一個人影衝過來,周圍有著可怕的低氣壓。

 

「嗚哇哇哇哇———!」「羅馬諾,怎麼了?」安東尼奧還處於狀況外,對他笑了笑,充分展現對他的關心。

 

「安東尼奧你這傢伙到底對我妹做了什麼!!」一轉頭便看見尼德蘭那氣到放大的臉。

 

「尼尼德蘭你先冷靜一下阿!貝露怎麼了?」總之,先讓他冷靜下來,不然到時候遭殃的可是自己呢。安東尼奧心想。

 

「你自己看!!」尼德蘭青筋都冒出來了。

 

看來他真的很生氣呢。安東尼奧再次強調,並提醒自己說話要小心點。回過神看見一顆小小的頭正躲在尼德蘭的背後,定睛一看,那不是貝露嗎!?

 

怎麼變小隻了?原來是因為這樣才會遲到吧,畢竟身子變小路也不好走。

 

這傢伙也太遲鈍了吧,一旁的羅馬諾很不客氣地想一拳準備揍下去時,

 

「喂!!你還在發什麼呆!還不快解釋!」可見尼德蘭已經快氣瘋了。

 

「這我也不知道阿。」「給我說清楚—!!」他一口氣抓起安東尼奧的領口,凶神惡煞的將矛頭對準他。

 

「哥哥,他們是誰?」一個細細的聲音傳過來,怯怯地睜開眼看見尼德蘭已換上平常的臉,先前那一副景象不復存在,抓緊他的手也鬆開了,安東尼奧趁這時逃出來,看看剛剛到底是誰救他一命。

 

貝露睜大圓圓的雙眼,好奇地打量面前的兩人。

 

擁有清澈碧眼的人笑得很燦爛,像陽光一樣溫暖,雖然他剛剛處在半生不死的狀態,而且還是哥哥弄的,真搞不懂哥哥為什麼對他反應這麼大,以前不是這樣阿。

另一個人有著可愛的呆毛,看起來比較稚氣,不過……,他怎麼臉都紅紅的?

 

這兩個人好奇怪喔。

 

 

 

 

事實上,事情發生在昨天晚上。

 

正當貝露準備就寢時,不列顛天使突然出現在她的房間,說是要完成她的願望。

 

咦?我沒有什麼願望阿。她左思右想,還是想不出個結論,貝露心想他應該是喝醉了吧,還是跟阿爾吵架後跑去酗酒?總之都跟酒有關。

 

「花蹋」一聲,就這樣被變成小孩,她很無奈阿。

連記憶也回到小時候,何時才能變回來?

 

隔天早上,聽說哥哥見我遲遲未下來吃早餐,才來叫我起床,一打開房門便看見我小孩時的模樣。

 

「貝露—?」尼德蘭試探似地呼喚她。

 

「哥哥?早餐好了嗎?」她尚未清醒過來,「你不是要去西//牙吃brunch

「西//牙?」她沒有印象。

 

一回神,發現哥哥頭上正在冒煙帶著我去西//牙的路上,然後就變成現在這場景了。

 

 

 

 

安東尼奧笑著說「這是小貝露嗎?好可愛可愛喔—」「???」

「第一次看到小貝露耶,給親分抱抱好不好?」說著說著便自顧自的抱起她。

O%#$@X*&......」話匣子一打開便關不上來。

 

這個舉動不知為何就是讓尼德蘭受不了,他此時此刻將怨氣一次爆發出來。「你別再靠近我妹!再被我看到一次,小心我用衝鋒槍射爛你的頭!」

 

「別—別這樣阿!!!!」

 

貝露再次看見相同的場面,已經膩了。小孩是不是比較沒有耐性呢?接著她跑到羅馬諾的腳邊「那個那個他們又怎麼了」疑惑的拉拉旁邊的人的衣袖,

接著抬頭發現羅馬諾的臉已經比蕃茄還紅。

 

「不要問我—」他丟下一句話便跑開了。

 

一個比一個還奇怪。這是貝露的感想,她不停地思考著怎麼讓哥哥靜下來,避免殺人事件發生,完全沒發現草叢裡有雙眼睛正盯著她。

 

突然跳出來的人嚇到她跟他們,在所有人都發楞的同時,法蘭西斯趁這個機會把貝露抱起帶回他家去。

 

「妹呀—」安東尼奧只能聽見尼德蘭的聲音而沒有看到影子。

 

 

 

隔天,他到法蘭西斯家的時候,看見他躺在地上狼狽不堪。

 

這就是惹到尼德蘭的下場阿,安東尼奧默默地為他哀悼。

 

“““““““““““ ”””””””””””*

 

 

後記:

 

最先出爐的竟是小比的文!

我一開始的構想是菊灣,但不見了便打算重打,自己開太多坑了。

本來只是腦補的東西,居然被打出來了。我好感動喔~

這故事原本設定是個極短篇,怎麼感覺被我越拉越長?

算是個歡樂篇吧,我猜。

對於法蘭西斯,我很對不起他,但他在我心中真的是一個帶來歡樂的人,當然脫離不了性騷擾,之後我會努力去了解他的另一面。

該怎麼說,原設是西比向,最後變成all比,還有子分→比的傾向。雖然親子分也不錯,但畢竟我是屬於BG向的,BL是可以接受,別太超過就可以。

希望大家看了文別來打我阿,有什麼建議可以提出來,我虛心接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魚子 的頭像
小魚子

Summer Blue__〃

小魚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