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為魔導少年Fairy Tail二次創作

CP 瑟梅 / 杰梅(瑟雷夫x梅比斯)

-漫畫494話衍生

-挺詭異的暴走了

 

 

 

碰當──。

在十二盾集結之後,被當成人質的梅比斯被丟進妖精尾巴公會裡醫務室的床上。

 

先前想要冰凍她的身體現在是禁錮她的思想的帝國執政官因貝爾強烈地警告她不可擅自行動,否則後果不可想像。雖然身為皇帝的瑟雷夫在一旁保證不會有那種事情發生,但以防萬一因貝爾還是用魔法將梅比斯的雙手銬在床邊的欄杆。

 

身體無法動作,梅比斯為了不讓思想被囚禁,努力地計算目前的情況,卻怎麼計算也無法算出如何逃離。剛剛在公會門口前看到的十二盾,有許多魔力強大的魔導士,她的策略再厲害體力也跟不上計劃,很容易就被抓回去。

 

正感到焦躁時,一道聲音從門外傳來。「小姑娘,你很幸運喔。」來人是被喚為緋色絕望的艾琳,是瑟雷夫要求她從梅比斯身體中取出妖精心臟,但是需要一些時間,而這也是梅比斯暫時被關在這裡的原因。

 

雖然完全沒有必要,但是皇帝陛下特別交代了要檢查梅比斯的身體狀況,他可不希望得到妖精心臟的同時又再度失去她。艾琳把肆虐的想法壓下來,伸出手仔細撫摸梅比斯的身體,確認沒什麼問題之後她居然拉了椅子坐在梅比斯身邊。

 

「陛下對外人從來不曾手軟,你還是第一位呢小姑娘。」梅比斯驚恐地看著艾琳,對方反而是一臉笑意,撐起臉頰望回去,「你能待在他身邊這麼久還真是稀奇,果然因為是曾經的戀人嗎?」

 

「咦咦咦咦──?」聽見此話,梅比斯頓時羞紅了臉,瑟瑟瑟雷夫居然對他的下屬說這些事情!就連她也是因為妖精尾巴要跟阿爾巴雷斯帝國對上了才把一切罪惡都告訴公會成員,自己的秘密在別人面前曝光感覺好羞恥啊。

 

「總之你就先在這裡待一段時間吧,跟妖精心臟分離之後你會有一段時間是處於虛弱期。期間最好不要使用魔法,也別做劇烈運動,雖然陛下大概……嗯,請好好休養不然陛下會擔心的。」艾琳欲言又止,梅比斯好像知道什麼不得了的事情,又不敢跟對方確認,只能眼睜睜地看著艾琳離開。

 

自從拜託卡娜打碎她的思念體,從水晶中出來後便遇上瑟雷夫,一直沒有喘息的機會。感覺眼皮沉重,梅比斯在軟綿綿的醫療床上緩緩睡去,不知過了多久時間,她睜開眼第一個看見的是坐在她身旁帶著微笑的瑟雷夫。

 

「哇──!」她嚇得差點心臟再度停止跳動。

 

「睡得還好嗎,我親愛的梅比斯?」瑟雷夫看向眼前曾經的戀人,她的髮她的眼她的身體,無論哪處都依舊讓他深深迷戀不已。最為耀眼的是梅比斯的笑容,那在他感到絕望的時候給予溫暖的笑容是多麼地美麗奪目,只可惜他卻無福欣賞,現在的她對他則是滿滿的仇恨。

 

過去的時光太過美好,卻早已回不去了。

 

瑟雷夫等待了三百年才終於等到一位能夠與他並行的人,但是他所帶有的詛咒令他失去了她,某個想法伴隨著他巨大的痛苦日以堅定,而普雷希特造成的意外對他來說成了一種奇蹟,梅比斯現在回來了不是嗎?

 

「精神好點了嗎?我們出去外面走走。」不等梅比斯回答,他便解開對她身體的禁錮,帶著她到公會門口,十二盾都已按時集合在這,除了因貝爾跟艾琳一個警戒一個戲謔的表情,其他人都對兩人親密的模樣視而不見。

 

不知是不是瑟雷夫的命令,他的下屬基本上都不會去打擾梅比斯,反而視她為空氣般的存在。這大概是屬於瑟雷夫對梅比斯的溫柔,明明是妖精心臟如此危險的存在,卻只特別關注她是否趁大家不注意時偷偷逃離公會。喔,現在是他們的佔地了!

 

溫柔的性格依然存在,但現在卻是如此暴戾。並不曉得自己是讓瑟雷夫變成這副模樣的罪魁禍首,梅比斯抬頭望向正對她說明作戰計畫的男子,……你就這麼把計畫告訴我?」居然不怕她想辦法逃跑嗎?手中掌握的情報愈多,對方所暴露的弱點也會愈明顯。

 

「因為對象是梅比斯啊。」而且他有自信能把梅比斯禁錮在身邊又能護得好好的。就算妖精尾巴把她帶走了他還是能再搶回來,他與她是屬於同類人,若是無法並肩向前,那麼就只好毀滅了。

 

他的世界,除了納茲就只剩下梅比斯了。

 

如果亞斯藍德沒有被他毀滅的話,納茲將來會有一位願意陪伴在他身邊的人,而青年自己早已認定了梅比斯,梅比斯不想也沒有機會去尋找,他不會給她這個機會的。

 

梅比斯無法反駁,她真的不懂瑟雷夫在想什麼,貌似從以前她便讀不懂他的心思。

最初被吸引的是她,放棄這份感情的也是她。

 

都說先愛上了人就輸了,但愛情是屬於雙向互動,瑟雷夫與梅比斯周轉了這麼多年,縱使梅比斯是幽靈狀態,瑟雷夫卻還是能與之對話。不同的想法及立場,令彼此選擇的道路相反,也正因此造就了兩人的敵對。

 

只是在彼此傷害罷了。

 

少女在正值青春年華時逝世,而對方則活了將近四百年。對於人生,她的體會當然不會比瑟雷夫來得深刻。「我要回去。」回到同伴身邊,或是待在公會裡,至少有個心靈寄託。梅比斯不想待在這裡,與其眼睜睜地看著同伴受傷而自己卻無計可施,還不如眼不見為淨。

 

她想要回頭,瑟雷夫卻在剎那間拉住她的手,裝作一臉委屈的樣子,「梅比斯是不想跟我待在一起嗎?」那不是廢話嗎!梅比斯在對方看不見的地方翻了個白眼,準備抬起腳步,然而禁錮的效果卻在此時發揮作用,她現在可是一動也動不了。

 

「看來你現在是真的很討厭我──」瑟雷夫帶著笑容說出了這句話。隨著變得愈來愈危險的氣場,他的手勁也愈來愈大,把梅比斯弄得很不舒服,「既然你想要回去,那我們就回去吧。」青年的體貼令少女起了雞皮疙瘩,有種不安的感覺,好友澤菈曾說她的第六感通常都挺準確的。

 

看,亞斯藍德居然開始下雪了。

那個名為UNIVERSE ONE的魔法讓世界的天氣系統整個變得混亂,晶瑩的雪花輕落在梅比斯的鼻尖上,她打了一個大大的噴嚏。一件披風蓋在她身上,瑟雷夫把屬於自己的衣物給了梅比斯保暖,少女眨眨眼,雖然有些感動但公私情無法混為一談,她將自己裹好後與他保持一段距離。

 

真的不喜歡瑟雷夫了嗎?梅比斯自問。

 

那些在她一個人待在天狼島上時常常想起的回憶,就好像泡沫般一戳就破,他們之間的相處太短太短,現在仔細想想也許是因為他是第一位除了尤里他們以外所相處過的對象,又或者是其他的原因。

 

梅比斯走在瑟雷夫的後頭,在雪地中印出一個個腳印,不喜歡穿鞋的她走得異常小心,怕敵人可能在公會附近裝置陷阱。她望向瑟雷夫的背影──她想起來了,那所謂其他的原因。

 

那是孤寂。

 

瑟雷夫的背影是寂寞的,由於安克瑟拉姆的黑魔術詛咒,他求生不能求死也亦無法,不能接觸人群,害怕對方死在他的手裡。他懂得生命的珍貴,卻迫於無奈必須毀滅他人的生命。

 

而這矛盾的詛咒也令兩人在之後逐漸形同陌路,甚至於生死分離。其實瑟雷夫是個可憐的人,一個人在人生的道路上默默行走,沒有誰的陪伴,還被眾人所畏懼。

 

她情不自禁伸出手,在快要碰到他的背脊時恍然清醒,又呆呆地將手收了回去。「怎麼了嗎?」瑟雷夫轉過頭詢問,帶著微笑輕輕摟住梅比斯的臂膀,別以為他不知道剛剛所發生的一切,既然梅比斯不願向前,那麼就由他往前一步吧。

 

掙開他的懷抱,聰明如她看得出瑟雷夫想要挽回他們之間的關係,可她心中一直是將公會夥伴擺在最優先的位置。他們之間已經有股默契,他想要妖精心臟,而她則是想保護同伴,若是她與瑟雷夫恢復到那種關係,兩邊現在的局勢便會改變。

 

……為什麼不這樣就好?」不想要兩人之間的平衡被打破,梅比斯喃喃自語。這次不說話的人換成瑟雷夫,他悄悄地嘆口氣,少女在某些方面真是異常的固執,但這才是他所喜歡的她。

 

第一眼只覺得梅比斯有一顆會體諒人的心,卻在相處之間發現她的領悟力極高,教授她的魔法都能發揮得很好,是個聰明又溫柔的孩子。直到後來她也中了詛咒,青年想著,或許這次能有人與他互相扶持,卻無意間被他自己所毀滅,伴隨著苦澀和甜蜜的吻只能深藏在記憶之中。

 

──初代!

 

「嗯?」梅比斯突然豎耳傾聽,遠方似乎傳來納茲的聲音,隨後還有露西、格雷等人也在呼喚著她。她往山腳下一看,在密密麻麻的人群裡能發現最為突出的顏色,粉色與金色、紅色與藍色的人正往這裡迅速靠近。

 

「初代,我們來救你了!」哈比帶著納茲往梅比斯與瑟雷夫的方向飛來,露西與艾爾莎緊接在後頭,格雷與茱比亞則在最後打掩護。

 

瑟雷夫眉頭一皺,好不容易才能跟梅比斯獨處,又被一群人給破壞,現在的心情實在是算不上高興,他一把拉過梅比斯,讓自己擋在她與妖精尾巴成員中間,足足刷了一把存在感。

 

艾爾莎等人終於發現了這場戰爭裡她們的頭號敵人,紛紛擺出戰鬥姿勢準備攻擊,只有哈比是一臉擔心的模樣。關於納茲是END的這件事只有他、納茲以及瑟雷夫知道,兄弟倆人是屬於生命共同體,一方死亡另一方也無法存活在這世上。

 

哈比希望納茲活下來,納茲是打自他一出生就一直陪伴著他長大的朋友,而瑟雷夫既是公會的敵人又是納茲的哥哥,哈比沒有見過自己的父母,雖然妖精尾巴的成員就是他的家人,但是他想,擁有血緣的家人又是另一種幸福吧。

 

從露西與她父親之間的關係便能得知,再怎麼樣的爭吵甚至分離,結果還是會牽扯在一起,終究與公會同伴還是不同的。就不能有個兩全其美的辦法嗎?哈比祈求著。

 

被甩在後方的菲歐烈各個公會也追上納茲等人的腳步,目的地是瑟雷夫及十二盾所在的妖精尾巴公會。一群人與阿爾巴雷斯帝國的軍隊交鋒,兩邊靠著人數及實力應戰,皆是勢均力敵,十二盾在公會邊上守著,等待瑟雷夫的命令。

 

露西直愣地看著布蘭緹什站在對面,說不出話來。原本布蘭緹什跟她就是敵人,現在這種情況才是正常的,對方在接收到露西的疑惑時轉頭避開,不打算給予回覆。

 

梅比斯朝同伴的方向跨出一步,趁著瑟雷夫對她防備降低時快速衝至納茲的位置。卻沒想到因為雪地濕滑的關係,她不幸地跌了跤,差點滑下懸崖,導致下方的人瞬間被驚嚇到,紛紛轉向攻擊她。

 

「初代!」

「梅比斯!」

 

公會成員們大叫著提醒她,瑟雷夫則拉著梅比斯避過魔法及幾枝箭,而後緊緊摟住她不放。「沒事吧?」他急急忙忙檢查梅比斯有無受傷,接著用手刀砍了她的頭,少女吃痛地哀嚎,青年表情異常嚴肅,十二盾自覺地開始對付敵人,令所有不相干的人都被擋在外圍。

 

無視納茲的怒吼,瑟雷夫扛起梅比斯往回走,並示意因貝爾跟上。

 

再度回到妖精尾巴的醫務室內,梅比斯的心情很是複雜,好不容易才能出去,而且還差點就逃過瑟雷夫的監控到達同伴身邊,結果因為她一時不慎,事情又回到了原點。

 

「快放開我──」梅比斯被因貝爾鎖住雙手,用凶狠的眼神瞪著他,對方卻無視於她,完成皇帝交代的命令便自行離開了。

 

怎麼辦呢……?她已經無計可施,只能相信大家會成功救她出來,希望他們都別受太重的傷勢,一個個都是她的孩子呀!梅比斯知道瑟雷夫為了達成目的可是不擇手段的。

 

這麼想的同時,瑟雷夫來了。

 

「我很生氣呢,梅比斯。」他依舊是那個微笑的表情,梅比斯覺得背後有些發冷,「居然這麼不愛惜自己的生命,你可是好不容易才又活了過來呢。」雖然是假死狀態,但也曾經是停止呼吸。她從來都不曉得他當時的心情,就這麼丟下他一人離去,自己從痛苦解脫。

 

對視了許久,瑟雷夫將梅比斯收入懷抱之中,沉默著。果然都是他的錯,是他貪戀著梅比斯的一切,想多聽聽她的聲音,和她相處,才會造成她差點被誤傷。

 

差點又要失去她了。

 

……你們為什麼總是想要離開我呢?」納茲也是,梅比斯也是,一個個都在拒絕他。

他的雙肩顫抖著,其實他很害怕,一個人寂寞了很久很久,久到對一切絕望才會想要毀滅世界。

 

「瑟雷、夫……」每當他是這種絕望的樣子,她也會感到很哀傷。但梅比斯給不出任何反應,眼皮愈來愈沉重,怎麼突然覺得好睏?不能再睡著了,要撐住……撐住……

 

在此時,青年加重了她的思想禁錮,梅比斯終於進入深層睡眠,一時半會醒不過來。瑟雷夫把梅比斯輕放在床上,滿懷愛戀地低頭吻了少女的額頭,隨後轉身加入戰場。

 

「當你再次甦醒,便是戰爭結束之時。」

他悄聲說著。

 

 

 

Fin.

 

 

Free Talk

 

首先要恭喜自己出了無料!

趕稿趕到快天亮終於關窗了啊啊啊°)

結果後來我看了497……發現作者比我更沒節操(望天

我可以說我這篇還是很和平的。

瑟雷夫已經可以確定還是愛著梅比斯的,只是梅比斯就不曉得了(´ -`)

我猜應該也是有不然官配怎麼來(︶︿︶)

嗯這次的內容似乎有點重口味雖然原本是更重口味可能要背後注意的

不過應該沒人要看所以就算了( ゜▽゜)(?

 

快來給我回饋呀無論雞蛋番茄全都丟過來吧(Д゚≡゚Д)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魚子 的頭像
小魚子

Summer Blue__〃

小魚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