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為魔道祖師二次創作

CP 追凌(藍思追x金凌)

-歡迎觀看本日的黑歷史加強版

 

 

章二、金色的、模糊的、看不清的

 

在多次的確認之下,藍思追總算能夠肯定出現在金凌身後的是

 

「靈」是人死後所留下的執念,最終化為靈體。既是靈體,卻又被歸類至無害的範圍,不會受到鬼氣及怨氣的影響。完完全全的純淨思想,不帶有一絲一毫的污穢,因此又被稱作「願靈」。

 

此靈體也是百年難得一見,普通的靈體多多少少都摻有對自身的私心,也因此特別容易受到外在環境的影響。最差的情況便是成為怨靈,兩者之間的差別令藍思追感到惋惜。

 

那麼,究竟是誰的願望與金凌有關?

 

古書上所記載的也不過是寥寥幾筆,從未聽聞有人與他同樣能夠看見「願靈」。藍思追只能依照過去的經驗來判斷,若是願意讓他看見相貌倒是方便許多,但對方似乎是刻意藏起來,小心翼翼地跟著金凌。

 

從藍曦臣那兒拿到藏書閣的通行許可,藍思追趁著空閒時間,為了「願靈」的事情查閱一本又一本的書籍,並將手上既有的資料統整出一個結論:

 

願靈」是以祈願對象為基準,活動範圍不得超出五米,且沒有時間限制,能夠待多久就多久,直到靈體認為願望條件達成才會離開。

 

「現在該怎麼辦呢?」金凌的人身安全或許還有一部分是因為「願靈」的關係,「願靈」雖不至於能改變什麼,但還是稍微有點影響力。

 

藍思追正在煩惱,是否要幫「願靈」完成心願,一個自己看得見別人卻看不見的東西,時常在眼前晃盪令人有些不自在。

 

「就算能看見卻無法交談,只好用問靈的方式進行交流……」藍思追撫上屋中的古琴,雲深不知處禁止大聲喧嘩,於是他壓低聲量,在腦海中把自己劃為不同陣營,用課堂上先生教的辯駁技巧開始分飾兩角。

 

「若是對方不願呢?」他換個動作,表情是一臉困惑。

「嘗試看看也無妨,總有機會的。」

「被金公子看見該如何解釋?」

「這……

 

一陣自言自語過後,藍思追突然驚覺,他為何要替金凌設想那麼多?平時、平時夜獵也是……回過神來就已經走在金凌身旁,雖然對方似乎也不反感的樣子,而且是他們邀請金凌同行,於情於理要好好照看他。

 

……難道我是喜歡上金公子了?」

「不不不這是朋友之間會有的互動。」

「可是我還會送些金公子喜歡的東西給他……

「我……

 

「停、停下!」他用雙手摀住臉,發出一聲悲鳴。

 

──承認吧藍思追,你已經深受他吸引了。

 

希望跟金凌有更多談話,希望跟金凌身後的「願靈」交流,甚至屢次打破家規(即使沒人發現)也是因為金凌,這份情感是從何時起產生的並不重要。

 

重要的是他想見金凌。

 

-

 

幾天後藍思追便拉著藍景儀兩人來到了金鱗台。

 

「你要找大小姐拉上我做啥?我家規還沒抄完啊!」藍景儀一路上不斷抱怨,這次偷跑出來再被抓到的話他罰抄的遍數又要翻倍了。

 

藍思追只好用手工糕點堵住他的嘴。

 

雲深不知處的伙食太過於清淡,小輩們正是長身子的時候,還是需要補充營養,因此除了魏無羨偷偷從鎮上買來分給他們的食物,藍思追等較擅長廚藝的人偶爾會借用廚房做些甜食果腹。某次夜獵途中他也給了金凌一份,對方嘴上雖不說,卻吃得津津有味。

 

這趟路途中藍思追特地為對方準備了蓮子酥,外層抹上薄薄的糖蜜,金凌嗜甜,如此甜度恰好,剛出爐的糕點等不及要給他品嘗。想到這兒,藍思追微微勾起了嘴角。

 

 

……不是前幾天才見過嗎?」金凌與兩人大眼瞪小眼,最後只迸出這句話。沒有一聲通知就過來,害得他被打斷思緒,之前的夜獵他才把手邊工作推掉,現在書桌上堆積了一大疊。

 

「還不是思追他──嗚、嗚嗚!」藍景儀話說到一半被藍思追從身後摀住嘴,他轉頭卻被對方面露殺氣的微笑嚇到噤聲。

 

「你們先隨便在附近逛一逛,等我忙完了再來找你們。」金凌接過藍思追給的蓮子酥,小心翼翼地放到桌上,他指向外頭:「順便捎上仙子吧。」

 

金鱗台與雲深不知處的不同在於色彩較為鮮豔,滿山遍野的金星雪浪,白花與綠葉相映襯,此外還有其他花花綠綠,是為一種美景。

 

藍思追將仙子交給藍景儀,讓一人一狗到旁邊玩耍,他則自個兒找棵樹歇腳。趁著四下無人,藍思追從隨身的乾坤袋中取出古琴,深吸一口氣,下手彈了一句。

 

琴弦顫動,藍思追露出欣喜的表情,不等他彈出下一句,琴弦又響了兩下。

 

抬頭。

 

他連忙抬頭,卻見金色的霧往屋內移動,藍思追起身奔去,他想這是難得的一次機會,可不能跟丟。途中卻與出來找人的金凌相撞,對方因作用力向後跌,藍思追伸出手欲拉住他,沒想到兩人一起倒在地上。

 

「藍藍藍思追!你你你快起來啊!」金凌受不了身上還有一個人的重量,而且他與藍思追的臉距離太近,連呼吸聲都聽得一清二楚,臉上爬起了一絲可疑的紅暈。

 

「不、不好意思!」藍思追也是面紅耳赤,拍拍衣襟迅速站起,還伸手拉了金凌一把。「金公子,思追能否詢問一件事?」他已經確認大致的方向,不如趁著金鱗台的主人在這詢問一番。

 

「何事?」金凌看著對方一臉正經,也跟著嚴肅起來。

「請問那邊是通往哪裡?」藍思追指著剛剛「願靈」前往的方向。

 

金凌回頭一看,隨即緘默不語,藍思追忽然為自己的衝動感到後悔,見金凌這副模樣大概不是什麼好事。

 

時間一點一滴流逝,對方終於開口:「藍願,那裡可是外人不得進出的地方。」直接把他給拒絕了,但又隨即說出:「不過,我可以帶你去另一個地方。」

 

金凌帶著藍思追來到了自己的臥房。他站在離門不遠處看著年輕的小宗主拉開櫃子的內層開始翻找,忽覺頭頂被人輕撫過,正打算回頭查看時,金凌突然大喊:「找到了!」

 

桌上放著兩幅畫像,一左一右,將金凌圍繞在中間,他向藍思追展示的時候臉上帶點小小的遺憾。左邊的畫中人身穿和金凌同樣的金星雪浪袍,隻手握著歲華,好不意氣風發。右邊的畫中人則是金色外袍與紫色裏衣,腰間配戴著銀鈴,笑得很是溫和。

 

藍思追卻是面露驚訝,他的視線不是在畫像上,而是在金凌的兩側,「願靈」的真面目竟和畫中人一模一樣!對方不再藏匿起來,甚至悄悄地在少年不知情的狀態下,一人一隻手,牽起金凌。

 

他與他們對視,也跟著微笑。

 

 

 

TBC.

 

 

Free Talk

 

最近寫文不是很順利啊QQ 卡卡的QQ

願靈的真面目出來啦,就是姐姐跟姐夫喔。:.゚ヽ(*´`)ノ゚.:

下章完結,終於有個系列能完成啦(開心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魚子 的頭像
小魚子

Summer Blue__〃

小魚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