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為魔道祖師二次創作

CP 追凌(藍思追x金凌)

-這是一個普通的小故事

-平行世界AU

-圓不回來的設定

 

 

 

01

 

那一天,陽光明媚,萬里無雲。少年於駿馬上奔馳,從背後抽出一支箭擱於弓上,隨後將線拉滿一放,箭矢穿過層層樹蔭,正中靶心。

 

金凌神采奕奕地下了馬,確認自己的這次的訓練成果,忽聞一聲劍響,腰間的劍隨即出鞘,與來人雙刃相抵,看清來人面目後,他露出嫌棄的表情:「什麼嘛……居然是你。」

 

「沒事我也不想看見你。」金闡哼了一聲,將配劍收回劍鞘,「斂芳尊喚你前去,有事相告。」

 

「小叔找我有何事?」金凌將清昀揮動了幾下才收起,近來常用的是弓箭,劍法難免顯得生疏,卻多虧金闡時不時與他過招,倒是還記得一些。

 

「誰曉得!直接去問斂芳尊啊!」金闡瞪眼,又道:「大概是去姑蘇聽學的事吧?昨晚我已被告知,推算下來便是到你了。」

 

「是嗎?難得你會思考呢,我先走啦!」金凌一個跨步,騎著馬離開了。

 

只留下金闡在原地跺腳,他大喊:「喂!好歹我也給你捎來了消息,帶上我啊!金如蘭!」

 

-

 

金凌步入了綻園便見金光瑤笑瞇瞇地瞧著他。

 

金光瑤在園中等待他,旁邊站著的少年是他的獨子,見金凌到來不禁露出歡喜的表情。金光瑤輕步到了他面前,輕輕捏了捏金凌的雙頰,直到出現淡淡的紅才放手。

 

金凌與小叔叔感情一直很好,金光瑤對他的寵愛不輸給金如松,同樣地,金子軒與江厭離也對這個自幼喪母的孩子給予了許多的關愛,因此兩名少年從小便形影不離。

 

金光瑤依舊是笑吟吟地開口:「阿凌,知道我為什麼把你找來嗎?」

 

「是姑蘇聽學之事?剛聽金闡說了一點。」金凌道。

 

「不錯,到藍家求學可是許多人求而不得的機會,不僅可以增長知識,還能與其他世家公子多些交際。阿凌,當年你父親也是經歷過的。」金光瑤抬手揉了揉金如松的頭,「況且阿松也會跟你一起去。」

 

「阿凌哥哥。」金如松很是乖巧,卻掩蓋不住聲音中的激動。

 

金光瑤離去前還特別叮囑他們:「阿凌要好好照顧弟弟喔,當然阿松也不能給哥哥添麻煩。」兩名少年皆點頭應下,得到答覆後金光瑤便回到自己書房繼續處理公務。

 

「阿凌哥哥,我、我有點怕……」金如松拽住他的衣角,面露緊張之色。

 

「我也是……」之前從沒去過藍家,都只在金江兩家來回。金凌看著比他還矮半顆頭的少年,忽然間有了當哥哥的責任感,他堅定道:「有危險時我會保護你的!」

 

「嗯、嗯!」金如松笑了,「我也會保護阿凌哥哥的!一定!」他發自內心地說著,卻是沒想到有一天會眼睜睜看著金凌在他面前受傷。

 

-

 

儘管金凌告訴江厭離很多次他能夠自己收拾,對方還是感到不放心,甚至一遍遍地檢查包袱,生怕寶貝兒子挨餓受寒。他不願讓阿娘如此勞累便前去請父親稍微勸勸,未料金子軒卻是任由江厭離繼續動作。

 

「你娘也是擔心你,不讓她這麼做的話,接下來的日子她會整天提心吊膽。我也勸了好幾次,就由著你娘去吧。」金子軒如是道。

 

他抱了抱金凌,手撫上了少年的臉,感嘆著:「等下次回來後阿凌就長高了,變得愈來愈像你帥氣的爹爹啦!」雖然不想讓兒子離開他們太久,但這卻是成長的一個過程,孩子也會逐漸長大,做父母所能做的是要在背後支持他,而不是將他保護得不諳世事。

 

金凌眨了眨眼,眼角微微泛紅,他也想每天早晨聽見娘親叫他起床的聲音,跟爹娘一起用餐,這些到了雲深不知處便不再有了,但金凌也懂得不能耍賴,破壞父母對他的期許。

 

「爹爹我要舉高高!」

「好好好。」

 

就趁這時讓他小小的任性一下吧。

 

-

 

去姑蘇的日子很快到來,金光瑤帶著金如松與幾個資質不錯的小輩先行拜訪藍曦臣。金凌背著包袱在雲深不知處大門外與父母道別,連江澄也來送他一程,他遞給金凌一個小錦囊,說是魏無羨為了他製作的,避邪效果極佳。

 

「那他怎麼沒來?」金凌四處張望,就是不見魏無羨人影。

 

江澄伸指一彈,「傻了吧,他現在處境尷尬你別是忘了。」又不能讓魏無羨經常使用鬼道,只能縮在蓮花塢教導門生,或是隨著宗主出行解決地方憂患,倒是有門下客卿提議無事時可搗鼓些避邪小工具賺些小錢。

 

金凌有些失落,雖然這個舅舅在他小時候沒少逗弄他,卻也待他極好。

才不是想念他呢,只是少了一個人覺得可惜。

 

不過,少年轉眼一笑,猛然給了江澄一個大大的擁抱,隨後如逃命般跟父母道別,跑進了雲深不知處。

 

「金凌──!」

 

「阿澄其實很高興吧。」江厭離轉頭對不善言辭的弟弟又笑又是擔憂:「不過我聽說藍家有條不可疾行的規定,這孩子別是第一天就被罰了……

 

「姐你不用擔心,金凌那孩子還是挺懂事的。」就是時不時會有些驚人的舉動,江澄苦惱地想。至於被金凌撒嬌一事,等會便回去跟魏無羨炫耀炫耀。

 

-

 

雲深不知處的規矩多又令人匪夷所思,是以其他世家公子無法理解卻必須背誦遵守。藍啟仁在蘭室為眾人講學,金凌的位置在角落,他目光巡視了一圈,前面是金闡,右手邊則是金如松。

 

第一天的內容理所當然地是藍家家規,眾人雖是覺得無趣卻無人敢在藍啟仁的面前睡著,硬是憑著毅力撐完了一堂課。

 

藍啟仁走後,某些世家公子便開始竊竊私語。

 

「怎麼沒見著藍家的?」

「你不知道藍氏弟子是和我們分開授課?聽說是由澤蕪君與含光君共同教導呢……

「差別待遇啊!為何我們就是被那個老頭教!」

「可不是嘛……唉,像我們這種只是被父母丟來學習的,不須太過認真啦。」

 

金凌實在聽不下去,便逕自離開蘭室,金如松發現他離開後也跟在了後頭。兩人正打算回到藍家給他們準備的寢居休息,卻意外碰上了幾名門生在欺負人的場景。

 

他示意金如松待在原地,自己悄悄靠近,映入眼簾的是沒見過的衣服花色,金凌猜想也許是小家仙門來求學的公子,幾人趾高氣揚地對著一人嘲笑辱罵。

 

「欺負人還有理了?看看你們這副嘴臉,跟外面那些亂嚼舌根的人有什麼兩樣。」金凌忍不住跳出來指責,他最討厭的便是沒半點斤兩還自視甚高的傢伙。

 

其中一人見了金家校服本有退卻之意,而後眼尖地發現他腰間的銀鈴,立刻恢復成那張醜陋的嘴臉:「這不是金凌小公子嗎?你舅舅江宗主包庇了那個作惡多端的魏無羨,你又有資格來說我?」

 

金凌聽見後氣得握緊雙拳,正想一拳上去給對方一個教訓,卻被趕來的金如松制止。

 

「即便如此你也是沒那個資格。」金如松冷漠地對那人說,旁邊的夥伴認出這是金家的小少主,連忙道歉拉著對方走了。

 

金凌冷眼看著他們走遠,忍不住哼了一聲。

 

「阿凌哥哥沒事吧?那些人真是欺人太甚!」金如松滿是氣憤,那人還故意挑金凌的逆鱗來說嘴,真是噁心至極。

 

「沒事,多虧了阿松。」金凌向少年道謝,卻又轉身向著那位從頭到尾都一言不發的人:「你就這樣任憑人家欺負?」

 

「習慣就好,當他們覺得無趣後便不再有如此舉動了……

 

金凌雙手抱臂,對他大吼:「別自欺欺人了!笑得那麼難看還不如別笑了!」

 

對方終於肯抬頭看他,眼中滿是驚愕,明明身穿藍家校服,配戴的抹額卻是沒有卷雲紋的,少年那捏緊紅色琉璃墜子的手也在微微顫抖。

 

金如松不解的看了金凌一眼,似是想要阻止兩人──或者說是金凌單方面與對方的爭執。

 

只見他生氣地瞪著那人,終是嘆道:

「好久不見了,溫苑。」

 

 

 

TBC.

 

 

Free Talk

 

換個風格試試,但好像沒什麼差別_(:3 )_

應該是還會有後續啦看我心情

但這到底算不算追凌我好方喔....

真的是一個普通的小故事,是親人都還活著的溫苑x金凌的小故事(O

許多設定都改了,性格也跟著調整,所以根本歐歐西了吧(д)

 

本文的秦愫跟瑤妹沒有血緣關係,她是身體虛弱生病過世的,所以阿松是健康成長的孩子。

金凌也不會成為下任宗主,除非瑤妹姐夫阿松都掛了才輪得到他。

因為歲華在姐夫那裡,所以金凌的配劍另外取了個名字-「清昀」,但作者是個取名廢,名字沒有意義只是好聽。

然後阿苑被收為忘機的首徒(養子)但沒冠上藍姓,所以算在外姓門生。

故事主線是小朋友們,羨羨那輩的設定讓我們悄咪咪地帶過就好,這BUG實在太多了我我我真的圓不回來啊。゚(´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魚子 的頭像
小魚子

Summer Blue__〃

小魚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