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為魔道祖師二次創作

CP 追凌(藍思追x金凌)

-這是一個普通的小故事

-平行世界AU

-圓不回來的設定

 

 

 

02

 

溫苑真沒想過會在雲深不知處遇見金凌,他是有聽聞今年又來了一批公子哥到藍家求學,卻未料到金凌也在其中,還被他看見自己狼狽的一面。

 

金凌見他遲遲未開口,啪地一聲用掌心貼住溫苑的臉頰,將他身子整個拉過來,漂亮的杏眼與他對視:「怎麼,不認得我了嗎?」

 

「並、並未……」溫苑羞得不敢看他,自進入藍家後便未與他人有如此親密的舉動,況且他一向無法招架金凌用那雙大眼睛撲扇撲扇地盯著他。

 

「那你剛剛為何不理我?」金凌不快地鼓起雙頰,這溫苑竟然敢裝作不認識他!

 

對方心虛道:「我只是不願讓你一起被牽扯進來……」畢竟他在藍家的處境一言難盡,明明是外姓卻與藍氏弟子一同修習祖傳的祕法。而且金凌也因為身上流有江家血脈,曾被其他人暗自奚落過,溫苑不想讓少年也有相同的遭遇。

 

金如松很會視情況,知是金凌想要與故人敘舊一番,縱使面色不善,還是悄悄轉身回到自己的寢居,卻在門前發現了來人。

 

「公子。」

 

-

 

在藍家,溫苑是個很特殊的存在。

 

含光君的徒弟兼養子,本該是令人羨慕的身分,卻因是溫家餘孽而不被藍家的老前輩們所承認。雖與其他藍氏弟子過著同樣的生活,但總是被一些外姓門生所排擠,藍家人並未在背後議論,卻也不伸手幫助,全都裝作不關己事。

 

除了一人。

藍家的小少主,藍景儀。

 

從小便被當成下任宗主培養的他,在藍啟仁的嚴厲教導下,對外收斂起自己的性子,成為眾人皆是稱讚的優秀弟子,但藍景儀畢竟本性活潑,承受不住壓力時便會四處亂跑,然後在某天遇見了溫苑。

 

金凌與溫苑並肩坐在草地上,聽著溫苑講述那時他剛被藍忘機帶進了藍家,人生地不熟,連溫家也一時無法回去,小小的孩子站在原地不動,卻遇上了逃課的小少主。

 

兩人相看無言,打破寂靜的是藍啟仁的怒喊,藍景儀最怕這個兇巴巴的鬍子爺爺,一言不合便要罰抄家規,他嚇得拉起旁邊的溫苑轉頭就跑。

 

「噗──真有那麼恐怖?」金凌聽到這忍不住笑了,他覺得藍啟仁雖嚴肅古板,倒是個值得尊敬的長輩。

 

「景儀以前可說是每十天被先生罰一次呢。」溫苑嘴角微帶笑意,悄悄往金凌那兒挪動一點,繼續說著他在藍家的日子。

 

再說那藍景儀抓了溫苑就跑,跑到一處偏僻的院子裡,回過神來才發現身邊多了一人,手忙腳亂地道歉。溫苑不知為何也傻呼呼地跟著道歉,卻令藍景儀更加慌張,小少主只好又抓著他的手往回走。

 

這一走,便被趕來的藍啟仁抓住了。

 

藍景儀最後被罰了三遍的上義篇,他眼神呆滯,露出一副生無可戀的表情,溫苑見他想哭卻是硬生生忍住,提出幫他抄寫一遍,藍景儀感動地差點跪下來把他當神仙供奉,而兩人的友誼便是這時建立起的。

 

當溫苑說完,金凌也憶起初與溫苑見面時,兩人皆把對方誤認成女孩子的糗事。那時的溫苑對著他「姑娘」二字一出口,金凌直接一拳打向他的肚子,如今再度想起……他偷偷睨了眼溫苑。

 

身子抽高不少,面容也愈發俊秀,重點是能無條件包容他的小脾氣……金凌一驚,這溫苑倒是挺符合他的審美,不知溫苑眼中的自己會是什麼模樣。

 

「對了金凌,這個送你。」溫苑遞給他一朵鵝黃色的花,說是小時候的回禮。

 

金凌愣愣地看著那朵花,在溫苑受欺負時依舊被護得完好無缺,也許少年本來是想帶回寢居保存,那他是否能自私地認為溫苑這是睹物思人?

 

小時候金凌也曾送過一朵花給溫苑,淺淺的鵝黃色,倒是與金家校服如出一轍。原來溫苑還記得如此清楚,金凌頓時感動不已,他本是對此不抱希望,畢竟兒時的玩伴除金如松外便是溫苑了。

 

「你、你這有什麼好的!金鱗台滿山遍野的金星雪浪,下次帶你去看!」他想要好好道謝,說出的話卻是大相逕庭。

 

金凌很是懊惱,不知該如何讓話題繼續下去,倒是對方莞爾一笑:「那麼溫苑在此先向金公子道謝了,我很期待。」

 

「是、是嗎……」金凌眼神飄移,有些尷尬,他並不擅長被人鄭重道謝,一時不曉得該如何應對。

 

溫苑忽然將身子往前傾,伸手摟住他,金凌頓時僵住不動,只聽溫苑在他耳邊細語:「金凌,我很想你。」

 

沒有變化,還是跟以前一樣富有正義感。

是他所知道的金凌。

 

太好了。

好到他想哭。

 

金凌感受著彼此的體溫,沒有掙扎,倒是將手覆上溫苑的後背。他悄悄地閉上眼,任由對方繼續抱著他,在心底暗自感嘆。

 

我也是。

 

-

 

眾人在雲深不知處過著養生的日子已是幾個月,每日跟著藍家早起修練,吃著清淡的伙食,原本還抱頭慘叫的人都漸漸習慣這種生活,連在藍啟仁的課堂上也學會了偷偷睡覺不被發現的技巧。

 

放課後金凌總是會去找溫苑談天,偶爾金如松也會在一旁靜靜聽著,即使金如松不太喜歡這個搶走他的阿凌哥哥的人,卻沒再黏金凌黏得緊了,他能看出當金凌與溫苑在一起時那開心的表情。

 

誰也不想打破金凌的笑容。

 

「之後我們將會到山上進行歷練,你們要利用在課堂上所學的知識及技巧來捕捉獵物。澤蕪君和含光君會與你們同行,所以無須擔心危險。若是被老夫發現有誰惡意傷害別人……」藍啟仁對著這些世家公子宣布了往年都不曾舉辦的活動內容,雖聽金闡打聽來的小道消息是含光君的提議,倒是沒想過這長輩會答應,眾人皆是內心竊喜。

 

好久沒有出門試試身手,眾人迫不及待想要回去收拾行囊,一個個在底下小聲討論。藍啟仁清了清嗓子,又道:「到時兩人一組,從藍家的弟子中挑選一人同行。此意在於讓你們多些與不同對象聯手的經驗,還有其他疑惑的直接提出來。」

 

眾人皆應。

 

這日的蘭室特別熱鬧,藍曦臣在藍啟仁的同意下帶著藍氏弟子來訪,藍家的少年們身穿白衣,頭戴抹額,一人一手抱著古琴,整齊排列地佇立在他身後。

 

「叔父。」藍曦臣向藍啟仁行了一禮,兩人快步離開,將空間留給小輩們好好交流。

 

已有三三兩兩的幾位公子與藍家門生湊在一起,開始討論位置的分配。而那位看不起溫苑的世家公子刻意走到他面前,說話尖酸刻薄:「真不知道哪個倒楣的人會跟你一組啊,溫苑?」

 

雖說聲音不大,但是在場的人全都聽見了。溫苑低下頭不去理會,幾步之遙的藍景儀想要過來替他解圍,卻是被其他欲討好藍家少主的世家公子纏住身,他氣得暗自跺腳,若不是澤蕪君再三強調要試著與其他人組隊,他都想直接跟溫苑一起了。

 

其他藍氏弟子眉頭緊皺,轉過頭不願參與這場鬧事,他們對溫苑的身分也是頗有微詞,倒不如眼不見為淨,裝作什麼都沒發生過。

 

「我與他一起。」

 

聲音從角落傳來,金凌忽被一道力量扯住衣袖阻止他向前。他看向面色擔憂的金如松,對方直對他搖頭,金凌了解金如松的意思,笑了笑,卻還是甩開了他。

 

不就是一起被排擠嗎?

怕什麼,我金如蘭從來都不怕這些。

 

溫苑傻愣愣地盯著遠方的身影愈來愈近,直到金凌擋在他的面前,用清亮的嗓音大聲對那人道:「我,蘭陵金如蘭,與溫苑一起。你聽見沒?聽見了就快滾!他有組了!」

 

眼前的身影逐漸與年少時重合,記憶中小小的金凌也是像這樣擋在他的身前。

一如當年。

 

 

 

TBC.

 

 

Free Talk

 

本章設定解鎖:

溫苑-藍忘機養子

藍家少主-藍景儀

金凌兒時玩伴-金如松、溫苑(彼此不認識)

 

或許不是很多人能接受這設定,總之就是受人寵愛的小公子與落魄家族的大少爺,跟原作倒是相反過來了呢XD

上次忘了說,小朋友的配劍名字某些是有意義的,金凌的其實也有啦很好猜,其他的會陸續出現在文中。

讓他們談個戀愛好難啊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魚子 的頭像
小魚子

Summer Blue__〃

小魚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