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為魔道祖師二次創作

-金凌中心

-歌曲衍生文,最後有一點點追凌

-讓我放飛一下

-搭配BGM:アーネスト(Ernest) / *Luna feat. 鏡音レン

-「用盡全力 奔跑吧 奔跑吧 奔跑吧」:)

 

 

 

金凌一睜眼便發覺世界不同了。

 

他現在所在的地方像是一處幻境,腳下不是硬實的路而是清澈的水面,金凌抬起腳尖試著碰觸,立刻有了一圈圈漣漪。

 

怎麼會進到這裡呢?少年想,他當時恰好在抱怨宗主的繁忙事務過多,心裡是極不願坐上這個宗主位子,卻迫於情勢不得不妥協。他不只一次想著放棄,若不是害怕江澄的紫電,以及金鱗台是他父母及金光瑤所留下的回憶,金凌早就甩手不幹了。

 

想到某些人的指指點點,金凌就相當氣憤,總有一天,他要讓那些人知道,他比他們都要強很多!但他現在需要從這個幻境中出去,正當金凌這麼想的時候,眼前出現了一條路,他握緊金子軒留給他的歲華,小心翼翼地往前走。

 

路的盡頭是一座涼亭,金凌一看差點尖叫出聲,金光瑤與江澄各坐在一方,兩人一個笑意淺淺一個眉頭緊皺,卻是難得心平氣和地一同品茶。

 

「阿凌。」金光瑤最先發現了金凌,伸手招呼他前來。

 

「小叔跟……舅舅?你們怎麼會在這?」金凌很是不可思議,在幻境中竟然能看見已故的金光瑤,而江澄也不急著尋出口,令他對此感到一頭霧水。

 

江澄放下手中小巧的瓷杯,道:「你無須知道,只管自己想辦法出去便是。」

 

金光瑤倒是沒像江澄那麼不耐煩,他依舊坐在位子上,轉頭對著金凌道:「阿凌,在這個地方我們不能幫忙,你只能靠你自己解決。」

 

「那你們會有危險嗎?」金凌聽著對方解釋,忍不住詢問,得到金光瑤一句「不會」才安下心。

 

「你這小子還是先擔心自己吧,接下來的話可要聽清楚。」江澄哼了一聲。

 

於是金凌就聽著金光瑤講了許多,對方說到一半還會停下來飲一口茶再繼續,他覺得似乎又回到了以前在金鱗台的時候,金光瑤給小小的他講故事的時光。

 

「昨日」、「今日」與「明日」。

隨著金光瑤的話語,金凌眼前也出現了三條路,其中一條正是他腳下的這條,而另外的兩條路,一條往金光瑤的方向延伸,一條則是往江澄的方向。

 

「阿凌只能選擇一條喔。」金光瑤溫柔地提醒他,而後端起瓷杯不說話,等待著他的選擇。

 

「我知道。」這三個字從金凌口中說出實在不易,他緊握雙拳,咬緊牙關,不願去想是否會後悔。他往金光瑤身旁的路踏出了一步,金凌頓了頓,淚水在眼眶中打轉,低聲說著「對不起」,轉身往另一條路奔跑而去。

 

沒什麼好後悔的。

少年在心中想著,若是你們一定也希望我這麼做吧。

 

爹爹、阿娘。

 

 

「江宗主就沒有什麼話想說的嗎?」金光瑤臉上依舊是掛著微笑,他拿起茶壺為對方又添了一杯新茶。

 

江澄聽見後瞪了他一眼,道:「在你把金凌當人質後,我就想一劍殺了你。若不是在這空間不能動手,我還會坐在這裡跟你一起喝茶?」

 

「我也是要為自己爭取些時間呀。」語氣聽起來倒是無所謂的樣子。

「哼。」看在你這次是為了金凌的份上,暫時不跟你計較。

 

江澄將清茶一飲而盡,在金凌走後於掌心凝聚了什麼閃閃發亮的東西,任由它往空中飄散。

 

他嘴角上揚,輕聲道:

「加油啊,阿凌。」

 

-

 

眼前的路彷彿沒有盡頭,金凌不斷地奔跑著,淚水早已被風吹乾,這個空間無法馭劍,於是他一直在奔跑,奔跑著、奔跑著……

 

少年知曉了方才的選擇是什麼了,他揉了揉雙眼,露出堅定的眼神,繼續向前。

 

沒什麼好擔心的。

 

這是對於他的考驗,任何人都無法插手,無論是小叔叔還是舅舅,就算被說愚蠢,他也下定了決心。時間不會因他停止,「明日」會成為「今日」,「今日」也會變成「昨日」,再也不會回到同一時間,總有一天會結束。

 

我知道,你們一直在我身邊。

所以,我會把你們放在心底。

 

然後──用盡全力奔跑,超越一切。

 

 

金凌穿過了滿園的金星雪浪,越過了山澗小溪,最終來到了他所熟悉的荷塘。碩大的蓮花莖擋住前方的路,光線自花瓣的縫隙中鑽進來,灑在他的身上,原本就挺亮眼的校服更加閃閃發亮。

 

前方有個人擋住了他的去路,金凌慢下速度來到對方面前,他定睛一看,似是不敢相信。

 

是小時候的他。

對方用稚嫩的嗓音向他打招呼:「你好啊,現在的我。」

 

「你……」金凌內心感到複雜,不曉得該說些什麼。「能讓我過去嗎?」

 

小小的金凌在他丟出問題後笑了,少年盯著對方的笑容,仔細一想,在他接手宗主的位子後──即使中途有與藍思追他們一同夜獵──倒是很久沒有笑得如此燦爛了。

 

除去任何煩心,那種純粹無瑕的笑容。

 

「害怕嗎?」小小的金凌問道:「前方的路你一無所知,即便如此,你還是要前進嗎?」

 

這條路肯定是出口,而守衛正是他自己,他不該被過去的恩恩怨怨所束縛,內心希望回歸到最初的時候,那個不顧一切的金凌。少年將手放在劍柄上,挺起胸膛堅定道:「我要向前!」

 

「那麼,有樣東西要給你。」對方攤開掌心,那些在空氣中浮動的閃亮粒子於他手中凝聚,形成了一根透明無色的羽毛。

 

小小的金凌與少年四目交接,眼角彎彎,慎重地將羽毛交給了他:「祝福你。」他側身讓出了路,「不過這些還是要你自己動手。」

 

「謝了!」金凌又繼續向前奔跑,不需感到迷茫,他知道未來就在那裡。清澈的童音傳入他的耳朵,不大卻是異常清楚:「我可以問你未來的我是什麼樣子嗎?」

 

「不知道!」他抬頭看向巨大的蓮花群,腳尖踮起,用盡全力往上跳躍。

「但是,我能夠告訴你──」

 

就是現在。

 

「未來由我來創造!」他大喊出聲,歲華出鞘,一劍斬斷了所有阻礙。

 

-

 

幻境已破,眼前的景象是新的世界。金凌從破碎的虛空探出頭,發現了某個白色人影在四處晃蕩,他用雙手圈住嘴巴呼喊,試圖引起對方注意:「藍思追──!」

 

白衣少年連忙抬頭,眼笑眉飛,少年看出對方的口型,他是在說「金凌」。金凌看準藍思追的位置,手臂一用力,整個人穿過洞口直接往下跳,撲進了對方懷裡。

 

藍思追穩穩地接住了心心念念的金小宗主,擁緊對方的身子,在他眉間的丹砂落下一吻。金凌嗅著藍思追身上的清香,眨了眨大眼,抬頭問他:「你怎麼找到我的?」

 

「若我說是心有靈犀呢?」藍思追莞爾,輕輕點了他的鼻尖。

 

「不信。」

金凌大笑,伸出手圈住對方的脖頸。

 

明日的你依舊在我身旁。

 

 

 

End.

 

 

Free Talk

 

昨日、今日與明日代表的是過去、現在與未來。

 

跟大家分享這首很正能量的一首歌,也覺得挺適合金凌的,希望大家看了這篇文也能感受到滿滿的正能量,最後的追凌是我的私心啦:)

 

另外一首可以搭配舅舅的是アポストロフィー(Apostrophe),我覺得アーネスト大概是這首的後續,所以本文設定裡將鑽石般的羽翼給金凌的就是江澄。

 

瑤妹旁邊的路就是走向過去的路,舅舅旁邊的是走向未來,而金凌腳下的路則是意指現在。

如果金凌選擇過去,那表示他會一直被過去所束縛,但是他選擇了未來。

 

而在未來的路有以前的自己,還有江家的蓮花。

金凌斬斷蓮花,暗指他不再依賴江家,可以獨當一面了。

 

還有還有,最後出現了思追!

代表金凌的未來會有思追與他相伴(´`)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魚子 的頭像
小魚子

Summer Blue__〃

小魚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