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為魔道祖師二次創作

CP 真儀(歐陽子真x藍景儀)

-可能有一點點的追凌

 

 

 

黑夜降臨,萬籟俱寂。

 

藍景儀與歐陽子真於夜獵時意外和眾人分開,如今被困在一處洞穴中。今夜黑到伸手不見五指,兩人皆拿出一張符紙燃燒,試著維持此處的光亮。

 

「你說……他們會發現我們不見嗎?」藍景儀首先開口,打破了寧靜。

 

歐陽子真盯著手中的火光,安慰道:「那麼大的兩個人消失,總會察覺到不對勁的。」

 

藍景儀敷衍地應了聲。

 

他想,藍思追與金凌肯定正急著找他們兩個,金凌還帶著仙子,能順著氣味尋來。洞穴離夜獵地點較遠,他們或許得先在這洞穴中撐上一晚,從乾坤袋拿出備用衣物披上,刺骨的寒風考驗著兩人的意志。

 

「你平常不是都跟思追金凌一起嗎?怎麼突然想要與我同行?」歐陽子真作好保暖措施後便覺得無聊,忍不住與對方搭話。

 

「思追有話想要單獨對大小姐說,若我跟在身旁不是顯得很多餘嗎?」藍景儀當然曉得藍思追的談話內容,但自己卻在這重要時刻出了亂子,想必是連話都說不成急急忙忙尋人吧。

 

「也是。」歐陽子真也不笨,細想平時藍思追對金凌的態度便曉得對方想說些什麼了,他又想到目前的處境,覺得這話可能要留到下次,心中對藍思追感到抱歉。

 

不過據他的觀察,藍思追成功的可能性頗大。金凌一般不會給人好臉色,尤其是現今又忙著處理金家的事務,臉色更加難看,白白浪費了一張漂亮臉蛋,卻在面對藍思追時特別有耐心,連帶著一同出行的他們也較少亂發脾氣。

 

時不時跟藍景儀小打小鬧則是例外。

 

歐陽子真印象中的藍景儀性格活潑、直率大方,也很好相處,但與藍思追的和和氣氣不同,在他身旁特別輕鬆。通常看著表現亮眼的藍思追,會有一種莫名的壓力,似乎也只有神經大條的人不會在意。

 

相比起藍思追,藍景儀雖然不如對方優秀,卻也是顆好苗子,若說藍思追與金凌天資聰穎,那藍景儀便是努力型的,眾人較有認同感。然而,此時的他安安靜靜,和往常不同,或許是私底下也會顯露出的一面,但歐陽子真從未見過罷了。

 

他將視線轉向藍景儀,發現少年仍舊清醒,只是身子不住顫抖著。「你還需要衣物嗎?我這兒還有一件。」歐陽子真問,待對方點頭後取出較長的外衣披到他肩頭,並悄悄與對方縮短距離,兩人就近取暖。

 

「謝了。」藍景儀已經有些發睏,扔掉又一張燒完的符紙,嘴裡呢喃著讓他睡一下,歪頭往歐陽子真的肩頭倒。

 

歐陽子真抽出新的符紙繼續燃燒,藍景儀靠在他身上睡覺,他一動也不敢動,生怕吵醒對方,今晚為了尋找回去的路,兩人都已消耗太多體力。

 

就讓他好好休息吧。

少年體貼地想著,盯著對方的睡顏,頓時覺得歲月靜好。他也跟著閉上雙眼,祈禱隔天便能看見他的朋友到來,之後再回家好好睡上一覺,除去所有的煩惱。

 

再次睜眼,已是清晨。

 

歐陽子真沒感覺到肩膀上的重量,才發現藍景儀已經出了洞口。他將衣物收進乾坤袋,咬了幾口對方為他找來的果實,走出去看見天空中留有信號彈的痕跡。

 

「昨晚太慌亂竟然忘記發信號,回去可能又要被先生念囉!」藍景儀伸手指向一處,對他笑道:「子真你看,先前沒注意到這裡有花,趁思追他們還沒來,我們先獨佔美景。」

 

少年聞言,目光轉向了那幾朵纏繞在草木上的花,有紅有藍有紫,小小的花卻努力綻放著,在這土地上頑強地生存。

 

「漂亮吧!」

「是啊。」

 

歐陽子真的目光中有花朵,亦有藍景儀。

 

少年衣袂飄飄,於陽光沐浴下,閃閃發光,令人目不轉睛。對方注意到了他,露出和平時無異的笑顏,他卻覺得心跳加速。

 

朝顏盛開了。

 

 

 

End.

 

 

Free Talk

 

朝顏,別名牽牛花。

表白瀟語夢蘑菇太太,儀眼觀世劇情緊湊,氣氛也描寫到位,其中有歡笑有淚水,還把我拉入了真儀坑哈哈哈。

推個()b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魚子 的頭像
小魚子

Summer Blue__〃

小魚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