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為魔道祖師二次創作

CP 追凌(藍思追x金凌)

-大概又OOC了吧

 

 

 

01

 

白牡丹的花瓣於空中轉了幾圈後輕輕飄落。

落到了金凌的手心,他呼出一口氣,那花瓣又隨風而起,飄向遠方。

 

02

 

少年在花叢間踱步,不斷地來來回回,地上的石子從這處飛到那處,他似是想大吼一聲,又驚覺會妨礙他人,只得滿腔怒火無法宣洩。

 

金凌討厭藍思追。

而他隱隱約約也覺得藍思追對他頗有微詞。

 

藍思追雖是面帶微笑,眉頭微皺時卻令金凌覺得似曾相識。從小他便跟在斂芳尊的身邊,每當金光瑤與宗族其他倚老賣老的旁系長輩周旋時,那神情在金凌過人的觀察之下,讀出了一絲不耐煩。

 

但藍思追的這類表情則是金凌在場時才會出現。

 

金凌覺得藍思追實在無法與小叔叔比較,一位是赫赫有名的斂芳尊,一位僅是藍家的弟子,雖說表現出眾頗具有潛力,卻還只是個小毛頭。他自知自己性格不好,有些孤僻且不善交際,但至少別在當事人面前表現出來,這是基本的禮儀不是嗎?

 

光顧著以藍家禮儀挑出對方的缺點,少年顯然不知他自身的觀察力遠在他人之上,未察覺到自始自終藍思追對外都是一種乖巧的微笑。

 

被藍景儀取了個女氣的稱號,也沒見藍思追出來制止,自己稱呼金凌為「金公子」,卻任由其他人「大小姐」、「大小姐」地叫他,金凌心裡非常不高興。

 

縱使金凌再不喜歡,他還是沒有制止藍景儀這麼叫他──反正制止了也沒用。敢當面稱呼他大小姐的大概也只有藍景儀一人了,金凌覺得即便藍景儀又笨又蠢,還較他矮一些,但比起藍思追那個偽君子好多了。

 

不需像與金家那群人勾心鬥角的猜忌,也不必強掛著笑容應付,在相處上較為輕鬆,與藍景儀吵吵鬧鬧倒是意外能夠紓解他在金家受到的憋屈。而且替他人取外號,像是朋友之間會做的事情。

 

金凌並不討厭,甚至還有些期待。從小便是獨自一人,沒有朋友,只有一隻名為仙子的靈犬。他渴望擁有知己,無須太多,幾位即可。朋友間應是分享彼此的趣事,抑或是結伴同行,更有在低落時收到慰問,身邊有著同齡人的陪伴,也有許多話題能夠談天。

 

哪像藍思追只會笑,笑得還如此難看。

有話直說不就行了。

 

況且他與藍思追又不是朋友。

 

03

 

金凌蹲在金星雪浪之中,搬唇噘嘴數落藍思追的不是,邊數落還邊拔掉花瓣,周圍一公尺的金星雪浪幾乎都快禿了頭。不巧的是,夜獵時總會遇見對方,即使不在同一處也會是在附近,甚至連外宿的旅店都是同家。

 

不是驚喜,是驚嚇。

這巧合反倒令他懷疑藍家是否打聽了他的行動,仔細一想卻又自己否定了想法,現今夜獵地點就那幾處,蘭陵與姑蘇距離不遠,碰上也是意料之中。

 

「為何我要看懂他的表情啊……

 

金凌回想起上次的夜獵,他又與藍家小輩們同時抵達某個山林中,據說當晚是鬼魅最多之時,於是金凌與藍思追心照不宣,相互不干擾,各自取出配劍砍殺林中的走屍。未料在他們要下山時,聽見仙子不停的狂吠,金凌頓時警惕起來,歲華被緊緊握住,他盯著深處的黑影,那是一個超出他們實力的怪物。

 

藍思追指揮其他人別輕舉妄動,同時也來到金凌身邊,請求他等下聽他指令,將弓箭射往怪物的幾處致命點。金凌好不容易鬆口答應配合,下意識看了對方一眼,卻是發現藍思追眉頭緊皺,幾秒後又恢復如初。

 

如此不情願的表情出現在藍思追的面上,金凌倒是有點怒了,他討厭藍思追露出那種表情,心裡邊想著邊射出箭,命中的箭矢所造成的傷害不多,怪物最後是由溫寧解決的。

 

藍家的小輩們見到鬼將軍皆感到歡喜,個個圍了上去,其中藍景儀最為激動,而藍思追則是在外頭默默佇立微笑。

 

金凌本欲上前,發現溫寧後頓時停步,卻又想到之前溫寧在觀音廟內替他與江澄擋下的那一擊,殺父之仇與感激於心中不斷交戰,他欲言又止,最終呼喚仙子轉身離去。

 

藍思追發現金凌的動作卻未多加挽留,他默默看著少年的背影,而後低頭數著今日的盤纏還剩多少。

 

他們兩個果然是孽緣吧……金凌悶悶地想。

連金星雪浪都不如以往美麗,彷彿隨著少年的心情變化。

 

04

 

藍思追那傢伙落水了。

 

但因吃太撐而暈眩落水的,金凌還是頭一次見到。雖說藍思追本身就容易暈船,他依舊覺得好笑,姑蘇藍氏的伙食是有多難下嚥,才能讓這些正處於生長期的少年們在外頭不斷進食只為填飽肚子。

 

金凌剛用完膳從客棧走出來,便撞見了這一幕。

 

小鎮坐落於湖中央,此處交通皆依靠小舟往返,金凌本來就打算填飽肚子再回客棧,而藍思追他們由於發生落水意外,出發時間遭到延遲,恰好是金凌啟程的時間。

 

他帶著仙子乘上另一艘,待靠近藍家的船隻,金凌向藍景儀詢問:「怎麼沒人救他?你們藍家不是有個什麼避水訣嗎?」

 

「我們雖知道那避水訣卻不太會水啊!」藍景儀焦急得打轉,雲深不知處終是在山中,他們下山時間不長次數也不多,更別說是到水邊玩耍。自己都容易嗆水,更何況是救人。

 

……傻子。」

 

藍景儀目瞪口呆地看著金凌無奈嘆氣,接著往水裡一跳,落水的聲響將他的思緒拉回,藍景儀連忙靠近船舷,未錯過金凌將藍思追救起的畫面。

 

這這這還是那個大小姐嗎?

思追何德何能讓金家驕傲的小公子──噢現在是宗主了──濕了衣袍,藍景儀左思右想也找不出緣由,他記得他們關係並不好吧?金凌每每看到藍思追都是一副臭臉。

 

金凌游到藍思追的身邊,一把抓住對方不斷揮動的手,藍思追索性放棄掙扎,任由金凌帶著他移動到藍家乘坐的小舟附近,他神情複雜,望向前方努力拉著他的少年,開口道:「金凌你……

 

「隨你怎麼想。」金凌連頭都沒轉過來,藍思追看不見他的表情,只聽得他用自嘲的口吻道:「難不成在你心裡我就是個會見死不救的人嗎?」

 

「不、不是的!金公子我……」藍思追愕然住口,他確實沒想過金凌會下水救他,心中滿是誤會對方的愧疚。待他狼狽地爬上了船,受到藍家弟子們熱情的慰問,轉頭欲與金凌道謝時,卻發現對方早已乘船離去。

 

那被浸濕的鑲金衣袍,因泡水而貼在臉頰上的黑髮,眼睫上掛著水珠的金凌毫無根據地闖入腦海中,藍思追突然摀住了心口。少年的口是心非放在以前藍思追只覺得這人無理取鬧,但結合了今日之舉,卻是大大翻轉對方於自己心目中的印象。

 

就像一道光,在你最需要時突然出現。

而金凌便是那道光芒。

 

05

 

「金公子。」

 

藍思追面帶微笑,將藍家的信件遞給金凌,附帶一些他親自挑選的小禮物,以表他的心意。

 

「啊啊啊啊你又來做什!」沒看見他正為了金家的事焦頭爛額嗎?完成任務趕緊走人行嗎?金凌一點也不想看見藍思追,但對方是以藍家為代表前來,作為宗主他必須顧及兩家的關係。

 

對方幫金凌重新倒滿茶水後,將目光投射至庭院盛開的白牡丹,輕笑道:「說來金家的標誌便是金星雪浪呢。」眉間丹砂為直系獨有,而金星雪浪則是能代表整個金家,瞧那金家校服,衣袖上的紋路即為花瓣的圖形。

 

「你們藍家是雲朵吧?看你的抹額就知道了。」金凌只希望藍思追別打擾他工作,近來許多小家仙門以宗主尚且年幼無法主持大局為由前來找碴,弄得他甚是煩躁,沒有多餘的心思來應付藍思追。

 

你們藍家的禮儀呢?不是講求端莊穩重嗎?怎麼藍思追在他面前就與平時不同,還時常獻殷勤?

 

「金公子若是感到煩悶,可否與思追一同至庭院歇會兒?」

「先說好,你別再將花別在我頭上了。我一介男子才不需要像女人般打扮得漂漂亮亮。」

 

金凌成為宗主後,所有思想與行動都愈往江澄與金光瑤靠近,縱使是兩種極端,但他卻是從小便是看著他的親人如何應對旁人成長的,隱隱約約身上有著兩人的影子。

 

自從金光瑤被封印在觀音廟,金家的直系血脈便僅剩他一人,儘管旁系的叔叔伯伯如此虎視眈眈,在江澄的紫電揮舞下,金凌不得不坐上宗主之位。

 

真討厭呀。

當上宗主有許多事情要忙,還得防範那些金家旁系,宛如在鳥兒的翅膀上綁上石塊,無法自在翱翔。

 

舅舅跟小叔叔是怎麼撐過來的呢……?宗主真的當得好累,綁手綁腳非常礙事。金凌手中的毛筆頓了頓,隨即在別張紙上描繪出某個少年的輪廓。

 

那日將藍思追從水中救起,對方便有各種理由至金鱗台拜訪,次數多到連江澄都開始懷疑,卻找不出可疑之處。金凌漸漸習慣藍思追三不五時前來,成為金家宗主後偶爾會放下公文隨著對方到庭院散散心,而「大小姐」這個稱呼不再是藍景儀一人所喚,也會用於藍思追調侃他之時。

 

縱使金凌還是討厭藍思追,卻不是那麼排斥他的接近與示好。

 

06

 

金凌嚇傻了。

 

他顫抖的手指著白衣少年,慌慌張張地後退,差點踩壞了幾株金星雪浪。額間還存留著溫熱,不斷地提醒金凌藍思追對他做了些什麼,他試圖忽略掉對方怪異的舉動,卻又是下意識想去聽對方的聲音,溫溫和和地,如那少年自身給人的感覺。

 

年輕的小宗主尚且不懂何謂情愛,只見藍思追緩緩縮短與他的距離,停在離他一臂長的位置,不喜他人的靠近的少年意外地不覺反感,甚至想更加接近。

 

「金凌,你知道嗎?心裡有些話,想說出來。也許不一定是為了告訴你,」藍思追將手覆在心口,表情更是柔和了幾分,輕聲道:「也許有些話只是為了告訴自己。

 

我每日都在告訴自己,我有多麼喜歡你。每說一次,愈是喜歡。

藍思追想與金凌在一起。

 

風吹起了對方的長髮與抹額,亂了儀容,也亂了心思。

 

「我說你這人啊……還真是特別討厭。」金凌舉起手臂試圖遮擋被紅色染透的雙頰,聲音斷斷續續,見藍思追一臉正經,他羞惱道:「還有什麼話沒說完的,全給我老實招來!」

 

「那麼你願意隨我們一同夜獵嗎?」藍思追隨手折下一朵牡丹,低下頭親吻它的花瓣,這舉動被金凌看在眼裡,他覺得被藍思追觸碰過的地方又開始發燙了。

 

地上的白色花瓣再次隨風而起,如跳舞般轉動幾圈,輕輕地落下。

 

「大小姐。」

 

花瓣無聲地飄落。

不知落到了誰的心中。

 

 

 

End.

 

 

Free Talk

 

很水。

這是一個明明彼此都有好感卻(自認為)相看兩相厭的小故事。

小朋友們相約夜獵前的小妄想,總覺得是思追邀請阿凌的。

 

大家都是好孩子,但因為本文是從金凌的角度去寫(思追的描寫比較少)難免會有些其他看法。

Eg. 同樣的表情在金凌看來,

藍思追──你這傢伙對我有什麼意見!?

金光瑤──小叔真厲害這都能沉得住氣。

覺得金凌在某種程度上算是叔控跟舅控XD(對長輩的崇拜之類的

 

心裡有些話,想說出來。也許不一定是為了告訴你,也許有些話只是為了告訴自己。──席慕容 《霧裡》

感謝席慕蓉老師想出這麼美的句子,其實我就是為了這句才動筆寫這篇的X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魚子 的頭像
小魚子

Summer Blue__〃

小魚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