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為魔道祖師二次創作

CP 追凌(藍思追x金凌)

-這是一個普通的小故事

-平行世界AU

-圓不回來的設定

 

 

 

04

 

藍曦臣與藍忘機觀察兩人一會兒便離去了。

 

金凌倒是挺得心應手,反而是溫苑太過急躁,但後來見他漸漸步入佳境,藍忘機也不多說,跟著兄長去其他地方巡邏。

 

「我說,你剛剛是怎麼回事?」金凌停下動作,對著前方的溫苑抱怨。

 

溫苑轉過身道歉,臉上還有因劇烈活動而產生的汗水,即使是被長期忽視及欺壓的時候,少年從不對他人發脾氣,更何況是眼前這位他最在意的對象。

 

「似乎是有些力不從心,很抱歉,我們重來一次吧。」

「我們已經獲得比其他隊伍還多的分數,算下來也能進前三,累了就休息,別太勉強。」

 

見搭檔氣喘吁吁的模樣,金凌難得說出體貼人的話語,只是溫苑想要再繼續,他也不會硬是要對方休息,別人的想法他不會多加干涉。

 

溫苑總是覺得,若是不夠強大,便抓不住想要的東西。他握緊朝煙,再度舉起劍面向目標,含光君曾言年少切莫太心急,可就方才的表現來看,他似乎過於衝動了。

 

少年詢問過含光君,是否強大就能獲得一切?

對方罕見地摸了他的頭,眼神中有著遺憾,青年道:未必。

 

即使強大也無法如願以償。

 

溫苑不曉得含光君有什麼未達成的心願,但他知道自己的願望,少年希望有天站在那人面前為他遮風擋雨的人,是他自己。曾經的溫苑被護在身後,只能依靠他人;如今他想要作為一位能保護重要之人的溫苑。

 

這樣就好。

所以才要變強。

 

他一劍砍下獵物的頭顱,避身閃開了噴出來的血液,卻未察覺有一滴濺到了掛在脖頸的墜子上,與墜子顏色同樣的鮮紅。

 

-

 

藍家首次舉辦的歷練活動終於落幕,一旁跟著每隊計算狩獵分數的藍氏門生已先行離開彙報,金凌與溫苑便慢慢一路從山上走回雲深不知處,禦劍會耗費太多體力,他們也就當是心血來潮的散步。

 

途中遇上了也要返回的金如松及藍景儀等人,幾人時不時說些趣事,氣氛倒是熱鬧。金如松拉著金凌的手,笑著與他談天,宛若真正的親兄弟,溫苑低頭盯著兩人緊握的雙手,他竟然有些小小的吃味。

 

「這次活動結束後便能夠歇息個兩三日啦!」藍景儀壓低音量,故作神秘道:「而且我還聽說先生這次有事外出,課堂又會延後幾日,可說是賺到了呢!」

 

「給你授課的又不是先生。」金凌淡淡一句話澆熄了藍景儀的熱情。

 

一旁的溫苑連忙打圓場,眼神示意歐陽子真拉住藍景儀,他則是向少年詢問:「幾日足夠去鎮上玩玩了,金凌你們尚未去過吧?」

 

「是還沒,不知姑蘇有名的……阿松小心!」金凌只覺背後一冷,忽見遠處寒光一閃,他連忙推開金如松,卻被暗器刺進肩頭,湧出鮮紅色的血。他吃痛地摀住傷口,尚未開口又見另一個暗器射來,一個後退便撞上後面的秦文語,兩人一同消失在原地,也聽不見金如松等人的呼喊。

 

兩人消失後再未有任何攻擊襲來。

這是針對誰的預謀?金家?還是江家?

 

金如松氣急敗壞,緊握雙拳迫使自己冷靜下來。溫苑看著他仔細觀察地上的痕跡,告訴藍景儀與歐陽子真先別打擾對方,少年擔心金凌的安危,他何嘗不是?卻也無能為力。

 

溫苑垂下眼眸,又一次體會到自己的弱小。

 

「這是一次性的傳送陣。」地上的痕跡正在閃爍,漸漸化於灰暗。金如松從乾坤袋中拿出幾塊靈石,突然想起什麼,轉頭對藍景儀道:「你擅長的是符還是陣?」

 

「我是以符為主。」

「那麻煩你卜出阿凌哥哥的位置,我先去布置能容納多人的傳送陣。」

 

見藍景儀拿出卦盤推算,金如松鬆了一口氣,幸好他們這群人裡有符修,今兒匆匆忙忙忘了將桌上的符紙帶走,待會還需要聚靈符才能開啟傳送陣。

 

四大世家的繼承人除了自家宗族的劍法,還要額外會符與陣法以防危險,同時也多了自保的手段,兩者都需會點皮毛,但精通的一項即可。於方才的對話得知,藍景儀會符,金如松會陣,而符與陣恰是最好的調和。

 

溫苑並不擅長這些,只好與歐陽子真在一旁等待完成,歐陽子真看著用於陣法的靈石於地上排列組合,不由得感嘆金家的財力豐厚。

 

「算到了,在東南方!」藍景儀告知了金如松大致位置,對方點點頭詢問是否有聚靈符,陣法也已布置完畢,需要大量靈力才能開啟。藍景儀雙指夾住符,抽出劍對準陣眼,符紙貼於劍身,將 一絲靈力注入。

 

隨著注入的靈力愈多,陣發出的光芒愈亮。金如松站在陣眼處,其餘的人在他外圍形成一個圓,他閉眼將自身的靈力給予布好的陣,吸收了藍景儀與金如松兩人的靈力,傳送陣的光芒更加強烈。

 

「陣起!」

少年一聲喝令,所有人轉眼間消失,來到金凌所在之處。

 

-

 

金凌與秦文語被傳送到了一個陰暗的洞穴,他忍痛拔下沾血的暗器丟進乾坤袋,並吞下一顆解毒丸以防那暗器上塗滿毒,往秦文語的方向睨了一眼,見對方默不出聲,他也倚著山洞休息。

 

似乎只要默不出聲,兩人都不會有交集。

 

「如蘭公子,您再這樣放任下去會失血過多暈眩的。」最後還是秦文語看不下去,以金如松的名義提出為金凌療傷的請求。他拿出了一卷繃帶,那原本是為金如松準備的,現在倒好,受傷的不是金如松,而是金凌。

 

秦文語無聲地嘆了口氣,一個個年紀都比他小,可他僅是個隨從,更沒有資格違逆主人的意願,所以在明知金如松非常珍惜金凌的情況下,他怎麼說也得先保障金凌的安全。

 

先點幾個穴位止血,將藥草搗碎成粉末撒在傷口上,再用繃帶一圈一圈地纏繞,白布漸漸地染上了紅,也把淡淡的鐵銹味掩蓋掉。

 

「我說你醫術不錯嘛!」金凌對秦文語熟練的包紮技巧感到驚訝,他眼中滿是找到有才之人的喜悅,「到時候我替你引薦到金家大夫那裡,跟著他學醫吧!」

 

秦文語頓了頓,手上繼續著包紮的動作。

 

「多謝如蘭公子的好意,但是不必了。」

 

金凌愣住,而後又想起對方是堂弟金如松的隨從,急忙道:「我想阿松也會同意的。」

 

「公子自是以您為中心,可我畢竟是外人。」秦文語知道,金如松並不信任他。他眼神閃了閃,最後變得黯淡:「行走江湖多少需要會有危險,因此對醫學頗有研究,而我自幼便是想成為一位俠士遊歷江湖,可惜未能所願。」

 

「是有什麼不妥嗎?」

 

「阿凌哥哥──!」遠方傳來金如松的聲音,他的朋友不知透過了什麼方法找到他們來到此地,金凌撐著包紮好的手臂慢慢起身,被趕來的溫苑扶住,對方的氣息竄入鼻腔,滿是令人安心的清新。

 

秦文語受著幾人的慰問,笑了笑,原先欲說的話又吞回去。

如蘭公子,這事您還是不知道的好。

 

-

 

藍家如眾人所願放了假,無須聽課的日子充斥著悠閒的氛圍。藍景儀帶著歐陽子真與金如松下山到鎮子玩耍,想當然秦文語也跟在身旁。而養了三天的傷的倒楣孩子金凌,則由溫苑犧牲了大把的玩樂時光照顧,為此少年感到挺不好意思。

 

「溫苑,你不跟阿松他們去玩嗎?我自己也行的。」金凌只是單手暫時無法大幅擺動,其餘生活都無大礙,怕是鎮上車水馬龍、人潮眾多,一不小心碰到傷口惡化才決定待在雲深不知處。

 

金凌噘嘴,臉頰鼓鼓的,向溫苑抱怨他分明期待許久,卻因受傷而無法下山的慘狀,甚至還一臉悲痛,將頭埋進人家肩膀裡。

 

「我比較喜歡陪著你。」溫苑合起正在閱讀的書本,抬手揉揉金凌的小腦袋,感覺到對方又縮了縮,他臉上的笑意是愈來愈濃。

 

之後痊癒的金凌又開始活蹦亂跳,他拉著溫苑的手,一臉凝重,將那日的暗器遞給他。溫苑盯著小巧的暗器,上頭沾著金凌的血早已凝固,成了暗紅色的裝飾,但他東翻西看,還是不明白金凌想要表達的意思。

 

「我們去查查這暗器的主人是誰。」那日會有暗器襲來,絕對不是單純失手,金凌直覺這會是衝著他們之中的某人而來。

 

溫苑疑惑地詢問:「但是你知道怎麼查找嗎?」

 

金凌不知道,但是他認識的人之中有一位或許會知道,因此他決定去碰碰運氣。少年拿起簡便的包袱,將隨身物品放進去,帶著溫苑往目的地前進。

 

「走!去清河!」

 

 

 

TBC.

 

 

Free Talk

 

藍景儀:雷帝招來!(走錯片場啦

但腦補時的動作的確是這樣的。

 

景儀會符的靈感來自夢夢的儀眼觀世(虛隱卦),我好喜歡符修,也喜歡陣修!希望你們會喜歡這次拿了MVP的阿松ヾ(*´ ˋ*)

 

本章好像沒有需要解鎖的設定……

終於,開始搞事啦。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魚子 的頭像
小魚子

Summer Blue__〃

小魚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