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為魔道祖師二次創作

CP 桑凌(聶懷桑x金凌)

-太冷只好自割腿肉

-摸魚中的產物

 

 

 

01

 

毛筆於硯中沾墨,他提筆在宣紙上繪出了誰的輪廓。

 

聶懷桑除了喜愛收集古玩外,對繪畫也有所研究,誰的面容、誰的糗事,都會被他一一記錄下來。但才剛畫了個臉型,就被他盡數塗黑,隨後又重新拿出一張紙畫著庭院的景色。

 

將鳥兒的眼睛點上,便有誰的說話聲傳來。「聶宗主還是那麼喜愛畫圖呀?」金凌抱著手臂倚在門邊,話語中的笑意很是明顯。

 

「還真是稀客,江澄居然放你一人過來。」聶懷桑放下毛筆,吩咐下人準備些茶點,轉身拿出一套茶具,倒入熱水等待茶葉泡開,他看著金凌毫不客氣地坐在他的對面,只是笑笑。

 

02

 

「我現在住在蘭陵,看小叔叔在忙就自己出來玩啦!」金凌朝氣的嗓音迴盪在室內,聶懷桑依舊是微笑,如金光瑤時常對少年作的那樣,帶點慈愛的目光望著他,卻又有些不同。

 

「你才多大?小小年紀就愛亂跑。」青年聽見這話頓時失笑。

 

叩叩兩聲,兩人皆往門邊一看,茶點已準備好,由人送上桌,茶水也正好泡開,可以開始享受下午悠閒的時光。

 

金凌啜飲一口茶,拿起精緻的茶點,品嘗完後開口道出疑惑:「你都不用處理公事嗎?」那麼閒,還有時間畫畫,不像小叔跟舅舅忙到無法歇下。

 

「這算是各家機密吧?有誰像你一樣直接衝進來。」聶懷桑調侃道,摺扇於他手中展開,和白煙一同遮住了他的臉。

 

「我可是提前給你打聲招呼了。」金凌早已傳訊通知聶懷桑今日他會前來,也告知過金光瑤,而且對於不淨世的環境他還是挺熟悉的。

 

但金凌永遠也不會知道,在他當上宗主前,聶懷桑給過他能自由進出聶家的許可。

 

03

 

那張圖紙放在極為明顯的位置。

 

「怎麼不畫些人像?」金凌發現了紙上的圖像,淨是些景物,連個人影都沒有。他好奇地看看周遭,忽而瞧見一張被丟棄的紙,連忙打開來看,所見之處皆是黑色,少年只好摸了摸鼻子轉移話題:「沒有畫赤鋒尊嗎?他是你的兄長吧?」

 

聶懷桑捧著瓷杯聞著茶香,聽見少年的話他即道:「家兄的畫像我收在櫃子裡。」

 

金凌很好奇對方原本想畫的是什麼,又覺得那是人家的私事不好過問,目光閃閃躲躲。聶懷桑發現了他的小動作,頓了頓,目光在水面上流連,卻是什麼也不說。

 

04

 

被大哥叫來時聶懷桑還一頭霧水,只見來洽談公事的三哥到來,並無特別之處,他如此想著。忽然間金光瑤的身後冒出了一顆頭,他盯著對方,對方察覺到他的視線連忙抓緊金光瑤的衣袖,又躲了起來。

 

「來,阿凌打聲招呼。」金光瑤從背後將那孩子抓出來,對著聶懷桑道:「這是金子軒的孩子。」

 

聶懷桑恍然大悟。

 

金凌於襁褓時失依,自幼是被金江兩家輪流照顧,當在金鱗台時,即是跟在金光瑤身邊。

 

幼小的金凌沒有安全感,一見到金光瑤就撲上去緊緊抓住他的衣袍,難以分開,連秦愫溫柔地哄著他都不放,金光瑤雖感無奈,卻還是帶著他拜訪藍家與聶家。

 

金光瑤與聶明玦談論正事時,照顧這個小朋友的任務便是交給了聶懷桑,久而久之,金凌也不排斥聶懷桑,會和他一同玩耍。

 

「來來來小金凌叫哥哥!」

「叔叔。」

 

「叫哥哥,我還不到而立之年啊……叫叔叔太奇怪了吧?」

「叔叔!」

 

仗著年紀小還有後台,以為我堂堂聶二公子會怕你是嗎?

還真的會。

 

05

 

聶懷桑想起大哥的再三叮囑,害怕地抖了抖,搖搖頭把腦中亂七八糟的想法全數除去,盡心盡力地照顧金凌。

 

他開始教導金凌繪畫,本是想讓小孩子打發時間用,卻沒料到金凌學得快又認真,好不容易碰上這麼一個好苗子,聶懷桑更是興奮,從毛筆拿法、如何研墨,甚至連鑽研出來的作畫技巧都交給了金凌。

 

「懷桑叔叔,我畫完了!」

 

青年看見的便是一張稚氣可愛的笑顏,金凌即使臉上沾墨依然是一臉「求表揚」的模樣,令他憶起了兒時與娘親一同生活的時光。

 

心似乎漸漸地有了變化。

 

06

 

那孩子如今已是位翩翩少年,可他卻是漸漸變老,縱使外貌已在結成金丹時定型,但年齡的差距依然存在。

 

年齡差距絲毫不會影響,那麼,人命呢?

這才是導致他們兩人永遠無法縮短距離的原因。

 

07

 

計畫將要實行之時,聶懷桑才察覺到自己那懵懵懂懂的小心思。

一直以為那是兄長對弟弟的疼愛,卻在不知不覺間對少年產生了不該有的想法。

 

但是計畫不能取消,否則便是白費他之前的所有心力。聶懷桑是靠著為大哥報仇的信念才堅持到如今,他若是無法撐起聶家,那大哥及祖先的一切全都會付諸流水。

 

而害死他大哥的兇手金光瑤,最為重視名利,如果能一點一滴將之剝奪,看著對方漸漸脆弱再一擊必殺,不僅報仇成功,他的心魔也會隨之消失。

 

金家作為金光瑤人生中最重要的部分,便是首當其衝。

其中也包含了──金凌。

 

08

 

他們遲早會形同陌路。

 

默然盯著火苗靜靜跳動,聶懷桑從暗匣抽出一張紙,紙張邊緣已被抓出皺痕,於火光照亮下隱約能見著是某位少年的畫像。

 

他將畫紙移至蠟燭上頭,任由它轉變為焦黑,收集起剩餘的殘渣,揮了揮手使個小法術清潔乾淨。

 

沒有留下痕跡,再也未有機會。

 

09

 

畫中人,亦是心上人。

 

曾經。

 

 

 

End.

 

 

Free Talk

 

上次寫了糖,所以這次是刀!(x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魚子 的頭像
小魚子

Summer Blue__〃

小魚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