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為魔道祖師二次創作

CP 真儀(歐陽子真x藍景儀)

-平行世界AU

-日落那篇的小番外,有捏他注意

-小朋友長大了

 

 

 

「我要成親了。」

 

藍景儀將大紅色喜帖遞給眼前的青年。

 

歐陽子真啜飲一口酒,輕笑著招呼他:「景儀!來來來坐著聊聊吧!你大喜之日我是一定會去的!」

 

「為何要選在這大半夜的?地點還在金鱗台?金如松沒把我們倆趕出去算是好的了。」白衣青年環顧了一圈,四處皆是純白的月光花,於黃昏至夜間綻放,至黎明才閉合。

 

金鱗台有著蘭陵最大的花園,不同的花有著不同的花期,是以無論何時都能欣賞當季花朵,門票收入也源源不絕。

 

時光荏苒,藍景儀的那份活潑被諸多事務漸漸打磨,變得愈來愈沉穩。或許這便是命運吧?是每位宗主的必經之路,無法隨心所欲,需顧得大全,背負著沉重的責任。

 

「我可是徵得金凌的同意了,金如松那兄控又怎會捨得讓他哥落下面子。」歐陽子真哈哈大笑,收起那份喜帖。距離上次兩人見面已過了不知多久,他悄悄於心底描繪著對方的眉眼,似是想要將這瞬間銘記在心。

 

他們已不再是少年。

 

「有時候我會想……若是我倆就這樣拋下一切,該有多好?」

 

藍景儀坐在他的對面,欲拿起小瓷杯,聽聞這話卻頓了頓,他長吁一口氣,道:「你醉了。」

 

不,他沒醉。

 

青年低頭搖動手中的杯子觀察一番,是酒精含量低的梅子酒,他想歐陽子真居然還記得,自己曾說過梅果哪兒有,但最喜愛姑蘇出產的。

 

對方是裝的,藍景儀也不拆穿他,默默等著他的下一句話。

 

「是啊,我醉了。不然怎會說出如此大逆不道的事情呢?」歐陽子真揉揉眉間,他自知裝作醉酒實為逃避,如今他們長大了,該放下的……也該放下了。

 

金鱗台內燈火明媚,戶外卻是幽暗清冷,只有月光照耀,雖是柔和卻更顯淒涼。

 

「溫苑不,思追……他們真的很幸運。」藍景儀望著屋內的人影,笑聲頻頻傳來,他很羨慕他的兩位朋友,就算前路坎坷,甚至差點天人永隔,依然是走了過來。

 

「是啊,能走到最後。」歐陽子真覺得,若是金凌與藍思追其中一人沒有那種背景、沒有互相影響,他們最後的結局並不會是如今的模樣。

 

屬於他們的幸運從一開始就超越了別人,不僅如此,還在兩人的努力之下慢慢累積,縱使會吃點小苦,那又如何?不說金凌有著能為他分擔的金如松,藍思追的出身或許初期悲慘,卻在後期憑藉自身努力嶄露頭角,換得與金凌並肩的資格。

 

歐陽子真飲下最後一口酒,眼神迷離,連映入眼簾的月光花都顯得模糊。永恆的愛嗎……若是想要永恆,那便要在此結束了。想著想著便不由得一聲長嘆,他緩緩開口:「這次回去我也該挑個婚嫁對象了。」

 

「下次記得帶來給我瞧瞧啊!」藍景儀終於露出笑容。

 

「當然!你夫人我也見過了,溫柔婉約、知書達禮,還是個美人。」歐陽子真的回答換得了對方一聲「輕狂」。將視線轉回青年身上,他也順著對方詢問自己迫切想知曉的問題:「你覺得她……如何?」

 

「挺不錯的,我很喜歡她。」

「甚好甚好。」

 

兩人皆心知肚明,這條路不好走,他們將來是要成為宗主的人,更不能肆意妄為。藍景儀望著歐陽子真,回憶著一幕幕他們相處的畫面,他知道那人看似多情,實則卻把年少的愛戀全都贈予他。

 

這麼一想,心中滿是感慨,藍景儀笑著來到歐陽子真身旁,拍了拍對方的胸膛,輕聲道:「你可要好好保存啊,我的青春全在這兒呢。」

 

歐陽子真愣愣地看著他,迅速回過神來,嘴角一勾,也跟著模仿他的舉動:「同理,別弄丟了啊。」

 

黎明將至,月光花悄然閉起。金鱗台的一片純白被染成了金黃,而他們的年少隨著朝陽升起,就此劃下了句點。

 

「再會啦,藍宗主。」

「下次見,歐陽宗主。」

 

 

 

End.

 

 

Free Talk

 

夕顏,又名月光花。

花語:永恆的愛

 

這篇跟朝顏沒有任何關係,是日落時分的番外。

內容有點捏他,算是日落完結後真儀的後續,正篇沒有特別描寫,所以就用番外來補全啦 ( )

是的,後續是BE!(但追凌是HE

兩人皆選擇了責任,將彼此的喜歡收藏起來,成為美好的回憶,退回到兄弟的位置上,也不是就不喜歡他們的另一半,對於另一半是愛的,之後也會漸漸將感情投注在另一半身上,就當作曾經擁有過,他們不需要也不能天長地久。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魚子 的頭像
小魚子

Summer Blue__〃

小魚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