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為魔道祖師二次創作

CP 追凌(藍思追x金凌)、儀凌(藍景儀x金凌)

-避雷預警:小朋友組3P

-內有大量舅甥親情向

 

 

 

01

 

要完。

真的要完。

 

金凌一臉驚恐地看著纏繞在雙手的兩條抹額,腦中浮現的就只有這幾個字。據說藍家人的抹額不可輕易摘下,若有例外,便是在心悅之人面前。

 

現在他無意間扯下了兩條,那麼……金凌緩緩抬頭觀察兩人的反應。

 

藍思追啞口無言,而藍景儀則說話結結巴巴:「大小姐你、你你你……

 

「我我我這這這這……歐陽子真救我!」金凌慌亂至極,他也很冤啊!誰會曉得不小心摔了跤,還能跟人生大事扯上關係?他又不是斷袖,怎麼負責!

 

未料在後頭看完全程的少年卻是道:「救什麼?認清現實吧金凌。這時候服個合歡散不就都解決了?」

 

「你從哪得知這些亂七八糟的資訊?」

「話本啊。」

 

雖然金凌對這答案早有預料,但還是把歐陽子真打了一頓。

 

「嘶──好痛!」歐陽子真摀著他的頭,硬是要把它說完:「話本內容不都是這麼寫的嗎?這樣那樣一晚上都皆大歡喜了!」

 

……我會請舅舅將此事轉告給你爹。」

「不──金凌少爺!求求您了!千萬別告訴我爹啊──!」

 

「不是所有人都像魏無羨那傢伙一樣是個斷袖,隨便損害人家名譽,到時候連你爹也救不了你!你們兩個,快拿回去。」金凌有些心虛地伸出手將抹額還給兩人,不太敢看對方的表情,也就沒發現藍思追露出了失落的眼神。

 

藍思追按住金凌的手,抹額也固定在上頭,他低聲道:「若是遇見了心儀之人,無論是不是斷袖,都已經無所謂了。」

 

「什麼意思?」總覺得他意有所指。

 

「字面上的意思。思追覺得,金公子如此聰明伶俐,定是能夠了解的吧?」藍思追還是那溫文爾雅的模樣,只不過內心並不如表面般平靜。他又道:「景儀,我們走吧,快到宵禁了。」

 

「嗯。」藍景儀心中有點悶悶的,卻不知這感覺來自哪兒,於是藍思追一喚便回過神,決定回到雲深不知處再好好釐清真相。

 

「先告辭了。」藍思追向金凌及歐陽子真辭行,轉身離去。少了抹額,又是另一種感覺,金凌的目光愣是注視著兩人的身影消失,才發現手上的東西還在。

 

「咦?等等,你們的抹額啊!」

 

歐陽子真見金凌一副不開竅的模樣,忍不住咋舌,又憶起方才藍思追和藍景儀各自不同的反應,真是當局者迷啊!無論是金凌還是藍景儀,分明是有感覺卻仍未發覺,倒是藍思追很早便知道自己的心意了。

 

悄悄地遮住笑意,他很好奇,金凌會選擇誰?也許會有不同的答案呢。

 

 

02

 

「舅舅,為何澤蕪君突然閉關了呢?」

 

當時的觀音廟金凌也在場,更是作為一位受害者,被金光瑤當作人質,雖是後來被及時救出,若是再晚一些,他或許就身首異處了。縱然金凌前些時刻還釐不清狀況,但他卻親眼目睹小叔叔被一劍穿心的畫面。

 

也許,是有些怨恨澤蕪君的吧?畢竟那是從小撫養他長大的其中一人,無論金光瑤做了多少錯事,金凌仍是對他這位叔叔抱著尊敬及喜愛之情。

 

金凌撫平了仙子因跑動而亂掉的皮毛,等待著江澄的回答。

 

「因為意想不到吧。」江澄望向窗外緩緩道。金凌可能沒注意,但他卻見著了金光瑤把藍曦臣推開後,對方那驚訝的神色。

 

人的想法總是捉摸不定,上一刻和你嘻嘻哈哈,下一刻便翻臉不認人。有做盡壞事卻在最後仁慈一把的,也有信誓旦旦地說會遵守約定,結果在最後把它拋棄的。想不通啊想不通,但若是容易猜出,那就太過無趣了。

 

生活總是伴隨著各種意外,時間永不停留,歷史無法改變,過去的決定早已無可重來。於是只能向前,他便是最典型的例子,帶著以前的所有,努力面對現實。

 

「阿凌,」江澄轉頭看向他的小外甥,他姊姊遺留下來的孩子,目光藏著一絲溫柔與無奈,青年道:「如果遇見了願意為你勇往直前的人,要好好把握。」

 

「這種人難能可貴,世間僅有,值得我們珍惜。要知道,不是任何人都會為了誰而付出。」

 

江澄沉浸在回憶中,曾經,面對他的父母、他的姊姊以及他的摯友,他皆是屬於被動的那一位,年少的他尚未行動,一夜之間便灰飛煙滅了。

 

「勇氣這東西──是最容易獲得,又是最不容易付出的啊。」

 

「這不就是在說舅舅嗎?」金凌當下反應便是如此,這世上會為了他付出甚多的,就是江澄。儘管金光瑤也是細心照料他,但仙督事務繁忙,與江澄比較起來,總是有那麼一點差距。

 

金凌知道舅舅對他那麼好,因為他是江澄唯一的親人。

而對於江澄來說,金凌便是他的全部。

 

……是嘛。」青年微微勾起嘴角。

 

 

03

 

「思追。」

「怎麼了?」

 

「我好像,只要一天不和大小姐吵架便覺得渾身不對勁……」在返回的路途中,藍景儀忽然出聲,他停下腳步,低頭思考,對於這不熟悉的情緒感到慌亂。

 

「是因為無法吵架還是無法看見金凌呢?」藍思追笑著回答,卻是語出驚人。

 

藍景儀聽聞後不禁有些怔忡,他意外地看向藍思追,希望對方能給他一個答案。兩人從小一同長大,對彼此的性格多少也有些了解,所以在藍思追說出那句話後,他彷彿重新認識到這位髮小。

 

「思追你……」突然間發生了什麼?藍景儀百思不得其解,幼時的藍思追時常與他人格格不入,只有兔子和他相伴,總是沉默、封閉自己,直到藍景儀釋出了善意才漸漸改變,但骨子裡的固執依然存在。

 

握在手裡的才是自己的。

 

他凝視著藍思追,蹙額顰眉,臉上一陣黯然,將心事藏起來,不予任何人訴說,似乎又回到了那時,小小的男孩站在遠處,想要卻又不敢往前一步。

 

藍景儀忽然就懂了,他向前抓住藍思追的肩膀,用力搖晃對方,大聲喊道:「藍思追你為何就不願意說呢?我們是好朋友不是嗎?」

 

「是從何時開始?」

 

藍思追垂下眼眸,沉默不語,過了良久他才道:「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景儀,我曉得的,你也是。」

 

「我……」藍景儀放開手,臉上寫滿了訝異,他從未想過,這份心情竟會有這層可能性,本是想著藍思追思慮慎密,也許能夠解決,沒想到卻狠狠刺傷了少年。思及此,藍景儀將臉埋在雙手之中,放聲大笑,「藍思追呀藍思追,你對我也太溫柔了吧?」不就是喜歡上同一個人嗎?

 

就因為他最初的那份善意,所以藍思追願意讓步,但是他不需要這種妥協,即使對方是好意,他也會覺得有種不勞而獲的勝利,更何況最重要的問題擺在兩人面前尚未解決。

 

「金凌!」藍景儀忽然抬起頭,一字一句告訴藍思追:「還有金凌!選擇權在金凌身上!」藍思追看著眼前的少年對他道「我不許你放棄」,突然很想哭,無論結果如何,他想,他都能平靜地接受了。

 

 

04

 

遠處不斷傳來急促的狗吠聲。

藍思追與藍景儀對視一眼,連忙禦劍朝著聲音的源頭而去。

 

常年和金凌在一起的兩人,立刻就能認出那是仙子的叫聲,平時這吠聲很有活力,伴隨著金凌的笑聲,是為和樂融融的一段時光。如今卻是令他們感到慌亂,仙子有靈性,且十分護主,定是金凌出了事,才會從吠聲中聽出悲鳴。

 

他們在空中尋找金凌的身影,但天色已暗,四周一片漆黑,視野中皆是模糊不清,令其行動更是難上加難,最終還是靠著聽聲辨位,找到了他。

 

鑲金的弓掛在枝頭上,銀箭散落一地,更重要的歲華卡在山壁的縫隙內,金凌臉色蒼白,滿是傷痕累累,傷口湧出的血將石頭染上了點點緋色,正掛在懸崖邊試圖取回他父親的遺物。

 

「金凌!」

「大小姐!」

 

聽見了呼喊,金凌吃力地仰望,發現是藍思追與藍景儀,他睜大雙眼,語氣焦急道:「你們兩個怎麼來了?這裡走屍很多快離開!」

 

「仙子的叫聲非常急促,我們擔心你是不是出了事,」藍思追收起配劍,走到金凌身邊,抓住他的手將他拉起,「這不是找到你了嗎?」

 

「怎麼不見子真?他不是與你同行嗎?」

「方才情況緊急,我拜託他去找我舅舅了。」

 

他這段時間是住在蓮花塢,與歐陽子真的目的地相近,也就結伴同行,路上冒出一大群不知哪來的走屍,兩人奮力廝殺了一陣子,終於除去了大部分,唯一美中不足的是金凌遺落了他的劍。少年斟酌再三,還是決定先請歐陽子真通知江澄,待他取回歲華便會隨後趕上。

 

「我的劍……」金凌有些猶豫,他目前已是體力不支,又不好意思開口請人幫忙。

 

「大小姐你就待在這兒,我幫你拿。」藍景儀拍著胸脯,信誓旦旦。他禦劍慢慢往上,準備往山崖邊飛去,孰知一隻走屍趁著他們不注意時朝三人奔來。

 

「小心!」金凌猛地掙脫藍思追的手,用盡全力把身旁的藍景儀推開,自己卻是又被走屍傷了一次,一個重心不穩,從懸崖邊跌落下來。

 

再次睜眼醒來,是在一個山洞內。

 

金凌身上的傷口已被妥善處理,藍思追與藍景儀於兩側守著他,見他醒來皆是鬆了一口氣,連忙詢問還有哪裡不舒服。金凌回想當時的情景,這兩人在自己跌落山谷之後,也跟著跳下來,完全忘記能夠禦劍。

 

──如果遇見了願意為你勇往直前的人,要好好把握。

舅舅的話突然出現在腦海中,金凌望著眼前這兩人,淚從頰邊滑落,終於放聲大哭。

 

關心則亂的兩個笨蛋。

我也是,笨蛋呢。

 

 

05

 

江澄隨著歐陽子真抵達現場,映入眼簾的是藍家那兩個跟金凌很要好的小子,正哄著哭得上氣不接下氣的自家寶貝外甥,然後他又眼尖地發現了纏繞在金凌手上,髒兮兮的兩條抹額。

 

歐陽子真頓時覺得溫度下降了許多,他悄悄地後退幾步,盡可能離江澄遠一點。

你們,自求多福吧。少年在心中為好友默哀,尤其是藍思追和藍景儀,江宗主真的不是好惹的。

 

「好啊金凌……你皮癢了是吧?」

「找誰不好,找個男的回來。」

「還找了藍家的,那也就算了。」

「但你竟然一次斷袖斷兩個!你是想讓我氣死嗎?」

 

紫電發出的光照亮了四周,法力催動的電流霹靂啪啦地響,江澄的面孔宛如惡煞,向著金凌一步步走來。

 

「舅舅!舅舅你聽我解釋啊啊啊──!」

 

 

 

End.

 

 

Free Talk

 

友情真好啊。

有後續的話大概就是三個人可愛又搞笑的小日常了。

 

第一次寫了三人行,感情處理實在是有些困難,我覺得除非快速略過否則需要花很多時間磨合,像是中間那個的選擇啊,或是另外兩人最後為何會共享喜歡的人啊,跳了一堆步驟都在我腦內補完了,太麻煩了乾脆就開放式結局吧!可能我還比較適合灌人雞湯……雖然這個也很難。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者可生。──《牡丹亭題記》

 

本來想用的是《傲慢與偏見》裡達西先生的告白名句:「當我發現自己愛上你的時候,我已經無法自拔。」但是時空背景都不對,搭不上只好放棄啦(殘念

我非常非常喜歡這句!只好下次用在別的地方吧。

嗚嗚最近終於知道達西先生的名字是費茲威廉了……以前看譯本的時候一直不確定,因為他還有個表哥叫做費茲威廉上校啊!翻了原文終於在信件落款那裡找到了!我就當是了!

 

先聲明雖然這種我不吃,但是景儀思追金凌景儀似乎挺帶感的耶!(全部單向但最後在一起了)因為實在太無聊了,於是某人快被我煩死了2333(匿名者:你是魔鬼嗎?)

 

想知道最後金凌選誰了嗎?

是的,金凌跟我在一起了哈哈哈。(泥奏凱

 

在冷圈中抱緊胖胖的自己TvT

有沒有人也吃的啊?揮揮手讓我知道還有小夥伴和我一樣困在冰山上的www

跟我一起大聲喊:凌右賽高!以及我想看這三人開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魚子 的頭像
小魚子

Summer Blue__〃

小魚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