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為魔道祖師二次創作

CP 儀凌(藍景儀x金凌)

-現代校園趴囉

 

 

 

01

 

這不過是個起因。

 

藍景儀收拾好東西,拿起背包正要回家,在經過其他教室的途中聽見了碰碰的聲響,他並沒有在意,校園內各種奇奇怪怪的事情已是層出不窮、見怪不怪,他看了一眼覺得沒什麼便離開了。

 

放學後的走廊迎面而來一位少年,是同社團的歐陽子真,對方將他攔下,語氣焦急地詢問他有沒有見到金凌。

 

「金凌?隔壁班的大小姐?」藍景儀疑惑地說,金凌這個人說認識也不算,只是他的大名已是傳遍了整個高一,據說脾氣非常不好,時常無理取鬧,像極了深閨中的大小姐,因此才有這個稱呼。

 

「對對對是他!」歐陽子真仿佛找到了救星,他一把抓住藍景儀的肩膀,「你知道他在哪嗎?他舅舅來接他卻找不到人,這下可慘了!」

 

雖然藍景儀很想問慘不慘和歐陽子真有什麼關聯,他卻突然想到了一件事:「子真啊,你說的那位大小姐是不是跟班上關係很不好?」

 

歐陽子真連忙點頭,一頭霧水地跟著藍景儀來到金凌的班上,此刻教室內空無一人,他的目光隨著藍景儀來到了後方的掃具櫃,他很訝異:「難不成金凌被關在這裡?」

 

「也許吧。」藍景儀邊撬開櫃上的鎖,邊想著這都高中了,還有人喜歡玩排擠別人的遊戲,真是幼稚。

 

硄的一聲門打開了,金凌果然在裡頭。

 

對方累得睡著了,藍景儀猜想大概是敲了許久的門卻無人回應,最後心灰意冷,瞧他臉上都是淚痕,那些人也太過分了吧。

 

歐陽子真背起金凌,向藍景儀道謝後,往學校側門的方向離去。藍景儀只當是個小插曲,聳聳肩也自個兒回家了。

 

 

02

 

聽說那些欺負金凌的人的下場很不好,不是被記了大過,就是被勒令轉學。

 

果然是家大勢大。藍景儀聽見這消息時正吃著冰淇淋,他咬著塑膠小湯匙思考,不過也是那些人做了錯事,才會落得如此下場。

 

經過這一齣,應該也沒有人敢欺負金凌了吧?

 

「藍景儀,有人外找!」有同學從窗戶喊道。

 

他趕緊將杯中的冰淇淋吃完,擦了擦手起身來到教室外頭,發現幾天前的那名少年,扭扭捏捏地倚著牆壁不知道在幹什麼。

 

「金凌?」藍景儀試著呼喚他的名字,只見對方突然跳了起來。

 

……有必要這麼激動嗎?

 

「是你找我吧。」藍景儀嘆了一口氣,跳起來就算了,還與他隔那麼遠,他都忍不住懷疑金凌要找的人其實並不是他。

 

「我……」金凌左顧右盼,就是不看藍景儀。

 

「要說話就快點,快打鐘了,我還要去廁所。」藍景儀開始感到不耐煩,告訴對方他有要事後,又再度吐出了一句話語,怎知原本還在掙扎的金凌聽見這句卻直接發怒。

 

他鼓起臉頰,伸出手指著藍景儀說:「若不是歐陽子真讓我來向你道謝,我才不會浪費時間來呢!」

 

金凌好不容易才從歐陽子真那裡問到當時發現他的是藍景儀,糾結了許久,模擬許多次道謝的方式,沒想到一開口便偏離了預想軌道,他都快要哭了。

 

「那就別來啊!我不需要你這種沒有誠心的道謝!」

「你!你你你……

 

兩人一個往左一個往右,終究是不歡而散。

 

 

03

 

「子真你是怎麼認識那位大小姐的?」

 

藍景儀窩在社團的角落,鎖定路過的歐陽子真,他一把抓住對方詢問。

 

「啊?我們算是一起長大的吧……從國小便認識了,國中也是同校,他舅舅是我爸的合作對象。」歐陽子真有些為難,上次小少年回去一臉傷心難過,他不應該催促金凌,但總要讓他成長。

 

那時金凌從昏睡中醒來,急急忙忙地問清楚來龍去脈,從小只有歐陽子真一個朋友的他,心裡很是感動,其他人通常都離他遠遠的,或是與班上的小霸王一同排擠他,甚至還有眾多惡作劇。

 

難得金凌願意交朋友,歐陽子真當然是極力支持他。

 

「金凌其實人很好的,就是那什麼……有點社交障礙。」歐陽子真眼神裡全是認真,他嚴肅地看著藍景儀,「所以請再給他多一些時間吧!」

 

「呃,喔。」藍景儀被歐陽子真的氣勢嚇到,連忙答應下來,其實他也覺得那天的語氣實在不太好,只是金凌最近遇見他都繞道走,想道歉也無法。

 

歐陽子真查看手機,已是下午六點,他揮揮手與藍景儀道別,還不忘提醒他早點歸家。

 

藍景儀望向牆上的時鐘,是該回家了,他家可是有門禁呢!若是晚歸可是要罰抄家規的,而且還不准吃宵夜,這才是令他最不能接受的事情。

 

「你說金凌?我知道呀。」晚上在房間寫作業時,藍思追回答了藍景儀這個問題:「魏先生是金凌的大舅,我偶爾會見到他。」

 

「怎麼感覺全世界只有我不認識他?」藍景儀咬著筆頭,側身看著藍思追。

 

「或許是你正忙著吃魏先生送過來的食物吧?」藍思追輕笑,手上的動作仍未停止,他迅速地完成了今日所有作業,翻開題本繼續做題。

 

「說到這個!」藍景儀忽然拍桌而起,「那點心怎麼每次都是辣的?我都辣到無法思考了!」

 

藍思追不想理他。

 

 

04

 

最近校園內上演了一場你追我跑,由藍景儀與金凌傾情演出。

 

藍景儀沒想到金凌居然跑那麼快,他難不成是隨時注意自己嗎?每當藍景儀發現金凌時,對方瞬間就不見人影。

 

「這個大小姐到底跑到哪兒去了啊……」他趴在桌上,最近用掉了許多額外的力氣,已是精疲力盡,將臉埋在手臂之中,他想好好休息補充精力,卻是聽見了其他同學私下討論的流言。

 

「你知道最近學校的後花園時常傳來哭聲嗎?」

「哇!不會鬧鬼吧?」

 

「還有還有,放學後好像有個帥哥會借用音樂教室練習。」

「那我們今天就去看看吧!動作得快點不然搶不到好位子了!」

 

後花園嗎……

 

藍景儀暗自記下來,放學後便去一探究竟。他環顧四周,都是偷偷約會的小情侶,哪來的哭聲?流言果然不可全信,但若是被他碰上了那百分之一呢?

 

他頂著其他情侶怪異的眼光走遍了花園,正要放棄回家時,在角落發現了一個掛著Q版柴犬吊飾的書包。

 

湊近一看,是金凌,埋頭蹲在草叢間。

 

藍景儀悄悄從背後拍他的肩膀,金凌嚇了一大跳,見是藍景儀便拿起書包想要逃走,被他緊緊抓住了手腕。

 

「你冷靜點!」藍景儀拉著金凌一同坐下,他說:「我們談談好嗎?」

 

金凌用力掙扎卻掙脫不開藍景儀的手,怨念地瞪了藍景儀一眼,漸漸安靜下來。藍景儀等到他覺得金凌不會再逃跑時,鬆開手,卻發現金凌的手腕上有一圈淺紅色的痕跡。

 

「抱歉。」他說,無論是之前還是現在,藍景儀相信金凌懂他的意思。

 

金凌先是驚訝了一會兒,而後垂下眼眸:「……沒什麼。」反正他也習慣了。

 

藍景儀在這段時間有好好觀察金凌,傳聞真的不能信,有一半都是虛假的,除了長相好看、成績優良、家大勢大以外,金凌就像個普通的少年,會跑會跳,有著喜怒哀樂。

 

如同歐陽子真說的那樣,他是個很努力的人。但人總是相信自己眼睛看見的、耳朵聽到的,擅自為別人訂下了幾個標籤,就當成是那人的所有樣貌,並不願意去了解。

 

想了想,藍景儀主動與金凌聊天,從一開始的尷尬到後來的興趣相投,兩人的氣氛還不錯,他的舉動時不時逗得金凌哈哈大笑,藍景儀見狀伸出兩根食指,迫使金凌嘴角上揚。

 

「你看你長得這麼好看,要多笑才對呀!」

 

藍景儀說完後發現糟糕,無意間把真實的想法脫口而出,金凌會不會覺得他很輕浮?他偷偷瞄了金凌,觀察他的反應。

 

似乎是因為藍景儀的那番話,金凌臉頰微紅,有些害羞,有些感觸。「藍景儀……謝謝。」他頓了頓,再一次展露笑顏。

 

藍景儀不小心看呆了。

 

 

05

 

叮的一聲響起,床邊的人連忙拿著手機查看。金凌滑過一則則訊息,停留在最新的頁面,他嘴角不禁勾起,是則遊樂園的邀約。

 

他往後仰靠在馬爾濟斯小抱枕上,手指點擊著屏幕,輸入回答,發送。

 

金凌有一位竹馬歐陽子真,有一位像哥哥的藍思追,還有一位新交的朋友,名為──藍景儀。這則邀約便是藍景儀提出的,剛好明天是假日,他也沒事做,才勉強答應的。

 

「阿凌,你小叔剛打電話來問你明天要不要跟他出門。」江澄推開房門,環臂倚在門邊問他。

 

金凌直接回答他:「我跟朋友有約了。」

 

「去哪?」

「遊樂園。」

 

「是嗎?那你出門小心點。」江澄轉身下樓,幫金凌回絕金光瑤後,開始上網搜尋遊樂園的資訊。

 

隔天,金凌拒絕了舅舅替他準備的一大包物品,從中挑出防曬乳及防蚊液塞進自己的小雙肩包,留下看家的江澄及仙子,往遊樂園前進。

 

從擁擠的公車上下來後,金凌在遊樂園門口看見了早已抵達的藍景儀,但對方似乎沒發現他,低頭盯著手機,嘴裡不知呢喃什麼話,金凌像之前那樣,偷偷溜到藍景儀背後嚇他。

 

「哇!」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對方發出了好大一聲尖叫。

 

「大、大小姐!你怎麼來了?」藍景儀迅速地將手機藏在後頭,這絕對不能讓金凌看見。金凌本來是有些好奇,但注意力卻是被藍景儀的話語給引走了:「不是你約我的嗎?還有跟你說了多少次,別再叫那個綽號了!打你喔!」

 

「好好好,小祖宗,我們進去吧。」藍景儀收起手機,與金凌並肩一起走。「有想先玩什麼嗎?」

 

「子真說雲霄飛車是必玩的,還有海盜船、咖啡杯……」金凌仔細回想昨天朋友們給他的建議,「不過思追說你怕鬼,那還要去鬼屋嗎?我挺想玩耶。」

 

……你喜歡的話我們就去。」藍思追我記住你了!

 

「那走吧!」金凌拉著藍景儀的手臂,向他們的第一站出發。

 

 

06

 

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藍景儀坐在園內的長椅上休息,魂都被嚇得飄出來了。這雲霄飛車好恐怖啊!金凌怎麼那麼喜歡玩?還連坐了三遍!他不行,他無法,他投降。

 

「藍景儀,你還好吧?可別死在這裡了,你太重我無法拖你回去,只能自求多福囉。」金凌於附近的自動販賣機買了兩瓶運動飲料,貼在藍景儀臉上,冰冰涼涼地,一下子舒緩他的不適。

 

這大小姐嘴巴有夠毒……藍景儀內心暗自腹誹,他只不過是最近多吃了些甜食,胖了幾公斤而已,他的BMI數值還是在正常範圍內的。

 

而且,他特意約金凌來到遊樂園就是要向對方告白,歐陽子真說遊樂園是網路上熱門告白地點之一,正巧金凌從未與朋友去玩過,是個絕佳的好機會。

 

但是現在他這種虛弱樣子,可想而知,一點都不帥氣。

 

「休息夠了我們就先吃個午餐,不是關心你,是怕你餓死在裡頭。」金凌拿起藍景儀的行李,直接走了,途中還回頭看看藍景儀有沒有跟上。

 

我到底為何會喜歡這個大小姐?藍景儀今日又再一次懷疑自己的決定。

 

「走了!你不是說想吃遊樂園裡的燉飯嗎?」金凌隻手插腰,嘟起嘴,有點受不了慢吞吞的藍景儀,卻還是停下來等他。罷了,自己的選擇。藍景儀露齒一笑,小跑追上對方。

 

吃飽喝足後,兩人來到了鬼屋。藍景儀以最緩慢的速度行走,其實他的力氣比金凌大很多,卻還是拗不過金凌,任由他拉著抵達目的地。

 

一進到裡頭,保護與被保護的對象交換,藍景儀緊緊抓著金凌的手臂,催促他趕緊出去,惹得金凌好一頓嘲笑。

 

「最後剩下了摩天輪,聽說好朋友一起搭摩天輪,友情便會長長久久。」金凌將頭埋進攤開的地圖,擋住了藍景儀的視線,沒能發現對方的耳朵悄悄變成紅色。

 

懷有私心不想告訴對方摩天輪的真相,藍景儀與金凌在太陽下山前去排隊,十分鐘後,他們成功搭上了摩天輪。

 

看著窗外夕陽西下,將附近的山巒染成了金黃,藍景儀與金凌對視,皆是微笑,以美麗的風景作為最後的結束實在是再好不過了。金凌眼中的倒影隨著光線閃爍,藍景儀無法用言語形容,覺得自己的心臟跳得好快。

 

「金凌,我……

「藍景儀你快看!思追說從這角度往下看地面正好!」

 

醞釀許久的話語被打斷,藍景儀再也忍不住,他對著金凌吼道:「又是子真又是思追!他們就那麼好嗎?」

 

「很好啊,」金凌微愣了下,「他們願意和我做朋友,我很開心。」藍景儀想說他並不是那個意思,話尚未出口,又聽少年說:「藍景儀,你是喜歡我嗎?」

 

「誰誰誰喜歡你啊!」藍景儀嚇得把行李撞落至車廂的地板,慌張的模樣全被金凌看在眼裡。

 

「那麼是我會錯意了,你把這句話忘了吧。」金凌賭氣地扭頭,不想理藍景儀。

 

……等等!」藍景儀忽然傾身抱住他,於他耳邊輕輕道出:「你、你把眼睛閉上,十秒!十秒就好!」

 

金凌聞言順從地闔上雙眼,藍景儀端詳著那張俊秀的臉蛋,少了一分靈動,多了一分恬靜。當他將唇貼上對方的髮旋,想的是,無論什麼樣子的金凌,他好像都無法不去喜歡,宛如中了世界上最難解的魔咒。

 

十秒過後,藍景儀放開金凌,他發現少年竟然睜開了眼。

 

「哼,我就知道!」金凌滿臉酡紅,露出了促狹的表情,藍景儀知道,他被耍了。

 

「好過分啊!」藍景儀伸手揉捏金凌的臉作為懲罰,輕捧住他的臉,再次傾身,金凌也再度閉上眼,他的眼睫微微顫動,等待著藍景儀的審判。

 

少年觸碰了漂亮的杏眼,輕點了俏挺的鼻,最後──

吻上了朝思暮想的唇。

 

 

 

End.

 

 

Free Talk

 

兩人的相遇,始於一場惡作劇。

而相戀,則是在彼此的惡作劇之中誕生。

 

意外地寫了好多字。

寫不出少年青春的感覺啊_(:3 」∠ )_

也寫不出互懟,這完全變了個樣,希望你們還能看出這是歡喜冤家QAQ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魚子 的頭像
小魚子

Summer Blue__〃

小魚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