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為魔道祖師二次創作

CP 追凌(藍思追x金凌)

-社會人士追&大學生凌(4歲年齡差)

-傻白甜警告

 

 

 

01 卡布奇諾與檸檬塔

 

眼前是一個普通的箱子。

但裡頭的內容物在金凌看來卻是一顆定時炸彈。

 

【分不在高,及格就行:欸欸大小姐你到底好了沒,我等著呢!】

【人生自是有情痴:記得拍張照片才算數啊。】

【覆盆莓小仙子:滾!!!】

 

天時,地利,人和。

──還真是不想承認這點呢。

 

盯著群組裡藍景儀與歐陽子真的訊息許久,金凌才終於意識到「自作孽,不可活」的意思。這是與藍景儀打賭輸了的懲罰,果真是天道好輪迴,上次他還不要命地坑藍景儀,結果馬上就輪到他了。

 

一刀劃開箱子,金凌頓時受到了一萬噸重擊,看著那荷葉邊與蝴蝶結,他怎麼樣也不敢伸手去拿。

 

混蛋藍景儀居然逼他穿女僕裝!

 

不過仔細想想,比起藍景儀的懲罰已經算是好的了。讓一個男人表現出含情脈脈的模樣給另一個男人餵食,對兩人來說簡直是公開處刑,也難怪藍景儀跟歐陽子真會如此積極地催促他。

 

不就是想看他出糗嗎?

 

「金凌,你換好了嗎?要準備開店了!」叩叩叩的敲門聲,隨後便是一道女聲,老闆特地為了他這個「新」員工空出一間休息室,也算是很好心了,要知道老闆最怕的就是麻煩,藍景儀竟然連老闆都能說服,果然是有備而來。

 

「稍等!」他往門外喊了一聲,終於認命地脫下衣服,慢吞吞地穿起這恐怖的女僕裝。

 

金凌覺得他今天晚上絕對會做惡夢。

 

悄悄地打開門,金凌探出一顆頭來,見走廊上似乎無人,他偷偷地踏出一步。沒想到腳才剛提起,就被一股力量強制拉了過去,在他還一頭霧水時,被閃光燈亮瞎了眼。

 

「哈哈哈這打扮還挺像女孩子的,不知道小矮子看見會有什麼反應?」來人露出了小虎牙,手指在屏幕上快速滑過,剛拍下的照片便傳給了他人。

 

【斂芳:!!!!!!】

 

提示音響起,馬上就有訊息傳來。

金凌一臉絕望地回覆了金光瑤那一連串驚嘆號及後續的誇耀,心想他的小叔哪裡都好,就是交友不慎,看看那人的舉動完全就是流氓行為!

 

「戴上假髮吧,還有這個。」老闆揮開那人的手,然後拿出了白色髮箍,也多虧歐陽子真平時總對著電腦裡那些二次元人物喊著「老婆」、「女神」等等諸如此類的話語,金凌一看即知那是女僕裝的必備物品。

 

「可以拒絕嗎……」金凌直到最後還在掙扎。

 

「不行喔!」老闆輕笑,拿出手機對著他晃了晃,顯示出與藍景儀的聊天信息:「景儀特地傳訊息跟我說了,願賭服輸喔阿凌!」

 

天要亡我!金凌忍不住在心底狠狠揍了藍景儀一頓,卻還是伸手拿過髮箍戴上,又想到自己穿女僕裝的照片若是被金光瑤傳至他們家的群組裡,他瞬間就白了臉:「阿箐姐,這事千萬別告訴舅舅!」也得提醒一下小叔叔,不然他怕舅舅哪天就衝去把藍景儀打斷腿,順便將店給掀了。

 

萬一暴露的話,母親跟那個平時不靠譜的大舅會攔住舅舅吧……?

 

「你放心,我還想繼續開店呢。」阿箐笑著把換好衣物的金凌推出來,整理裙擺的皺摺,將店內菜單遞給他,並對他眨眨眼表示鼓勵:「阿凌現在很可愛,不會有人認出你是男孩子的。」

 

「這句話聽起來很恐怖啊!」

 

薛洋在後頭製作甜點,於是金凌要和阿箐一同在前台招呼顧客。黑色絲襪裹住了整條腿,有一種悶熱感,裙子卻是短短的,大腿根部覺得有些微涼,他實在無法適應。

 

「感覺自己好像變態……」金凌摀住臉,想他的一世英名恐怕是要毀在這裡了,藍景儀買這什麼衣服?很像是那個、那個從歐陽子真私藏的寫真集裡看見的,容易一拉就掉的衣服。

 

阿箐看他竭力抗拒的模樣,最終還是心軟了,她悄悄與金凌說:「照片已經有了,趁著早上客人不多,只需接待一位就算你完成任務。」

 

金凌往窗外看了看,微風和煦,陽光明麗,這時段真的會有人到來嗎?

 

早晨便該是出去玩樂一番,直到陽光愈來愈強烈時,進來坐著享受下午悠閒的時光,然後品嘗最喜愛的歌劇院蛋糕,好不愜意。雖然薛洋這人喜歡欺負他,但手藝卻是一流的,還會看在小叔叔的面子上多給他幾塊,想到這兒,金凌臉上露出了一抹微笑。

 

掛在門上的風鈴發出了聲響,有人進來了。

 

阿箐連忙拽了拽金凌的小裙子,用眼神示意他上前。「歡、歡迎光臨……」少年的笑容頓時變得僵硬,說話也結結巴巴。

 

把客人引領到座位上後,金凌便逃避似地躲到了後頭。男人見狀並沒有打開菜單,只是露出個淺笑,他語氣溫和地向阿箐詢問:「今日店裡是有特別活動嗎?」

 

「認識的小朋友來體驗看看,待會兒會讓他送餐過來。依然是卡布奇諾和檸檬塔嗎?」她看了一眼因太過羞恥而躲起來的金凌,笑著回答對方。

 

「是的,麻煩您了。」

 

藍思追從側背包拿出筆和記事本,裝作沒發現躲在那邊偷看的少年,於等待餐點期間寫下新的靈感,筆尖唰唰唰地劃過紙張,文字一個個從紙上躍了出來。

 

居然是男孩子啊……原本就是要來這家店消費,他卻在店外看見那孩子嘴角微微的笑意,不自覺地加快腳步,聽見金凌的聲音後,藍思追頓了頓,覺得這孩子怎麼如此有趣,大抵是在執行什麼懲罰遊戲吧,這麼荒謬的懲罰竟然還乖乖接受了。

 

自己當時是在做什麼呢?好像是在埋頭苦讀吧……為了找到一份好工作,只得努力精進自己,同學的邀約若不是特別重要,都一律拒絕了。不過他現在已經有了穩定的收入,也有空閒時間來培養自己的興趣,這人生過得還算是不錯。

 

不過,那孩子……好像曾在哪裡見過?

 

正緬懷著青春,回過神後便發現不遠處的金凌端著餐點向他走來,少年戰戰兢兢,像是即將要面對一個大麻煩。

 

金凌說聲「請慢用」後迅速轉身,卻是雙腳打結,眼看即將要跌倒,他認命地閉上眼,結果腰間卻感覺到一股溫熱。金凌轉過頭,發現是那名客人救了他,但與此同時,他也發現他的背正緊緊靠在對方的胸膛上。

 

兩人周遭的空氣似乎漸漸變得有些悶熱,金凌望進對方的眼眸,彷彿能看見一片漆黑的汪洋,不斷吸引他去探索,還有他們之間的距離,只有十公分,近到能吻上去……他突然回過神。

 

「你你你你你!放手!快放開我!」金凌漲紅了臉,道謝還來不及說出口,便被這情況嚇得驚慌失措,用力推開對方跑回休息室。反正任務已經達成,衣服可以換下來了。他穿上正常的衣服到廚房偷食,隨後拿起手機,把照片發至群組結束這個懲罰,並附帶了一句話。

 

【覆盆莓小仙子:藍景儀我要打斷你的腿!!!】

 

金凌氣到差點連字都打錯,一旁的薛洋從未見過他這副模樣,頗有興味地看著,還順手投喂一小塊剛做好的布朗尼。

 

【分不在高,及格就行:???】

【分不在高,及格就行:大小姐你怎麼了?】

【分不在高,及格就行:喂喂喂金凌在嗎?】

【人生自是有情痴:完了完了大小姐傻了!景儀你要注意了,最近出門要顧好你的腿。】

 

不想去理會其他兩人的「關切」問候,金凌只覺得今日之事必將成為他生涯中無法抹滅的恥辱,他要立即回家銷毀那套女僕裝!向阿箐道別後,金凌抱著裝有衣物的袋子匆匆忙忙離去,生怕再有意外發生。

 

金凌離開不久後,藍思追便結了帳。阿箐見男人比平時多待了一會兒,笑得意味深長,她問:「心情不錯?」

 

「是個可愛的孩子。」他覺得,這是今日發生的一場小小邂逅。

 

 

 

TBC.

 

 

Free Talk

 

我慢慢寫……慢慢寫……坑什麼都不會坑這篇,因為已經約定好了。

真的,信我。(超沒說服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魚子 的頭像
小魚子

Summer Blue__〃

小魚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