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為小綠和小藍二次創作

CP 綠藍(小綠x小藍)

-羽人篇隨筆

 

 

 

在空中飛行會是什麼樣的感覺呢?

我想,那是自由吧。

 

我希望能在天上飛,是為了我自己。

為了我所嚮往的自由。

 

-

 

小綠出生在一個富裕的家庭裡,吃穿用度全都不必煩惱,但伴隨的是父母經常不在家中,沒有時間陪陪他,這讓小綠覺得有些寂寞。直到有天,他從窗內望見了初次學習飛翔的雛鳥。

 

一次又一次地,模仿鳥媽媽起飛的姿勢。小綠有些擔心地探出頭,看著它奮力地揮動翅膀,不斷地摔落又爬起,一次又一次,從地面到空中,最後帶著悅耳的鳴叫翱翔於藍天。

 

涼風吹進他的房間,吹起他的髮梢,鳥兒的翅膀帶動微弱的氣流,帶著他的心動。

他想飛,飛到空中,體驗不同的感受。

 

是不是在天空中他就能發現許多新的事物?是不是就能夠改變他現在無趣的生活?

從這天開始,他有了夢想。

 

小綠開始著手製造滑翔翼,研究和改裝的錢由父母提供,聽見在滑翔翼製作大賽中得名或許有機會能保送大學,讓本來就覺得孩子省心的他們立即答應,小綠也因此更加投入,期待著有一天真的能實現夢想。

 

滑翔翼漸漸有了雛型,偶爾他會翹課在家做零件,代價是學校的課程也就落後了許多。真是個差勁的學生呢,小綠暗自笑道。不過為了實現夢想,他選擇走上這條路,他不後悔。

 

將手伸向天空緩緩握緊,想像自己抓住了陽光,他露出勢在必得的笑容。

 

 

 

小綠最近認識了一位朋友,叫做小藍。

小藍是個很有趣的人,當然,也很可愛。

 

他們總是在廢棄的空地上練習飛行,小綠稱之為他和小藍的秘密基地。雖然是小藍坐在石頭上看著小綠練習,而小綠不斷地失敗撲地。

 

兩人哈哈笑著說下次要更進步,無論放學還是假日,他們都會到空地來和彼此見面,默契地守著從未說出口的約定。

 

第一次見面時,挺糟糕的,至少小綠是這麼認為。小藍是看見他在操場上摔得一身狼狽,自己找過來的,當小藍扶他起身時,小綠才發現對方的穿著與他認知的學生不同,隨後他便自己找出了答案。

 

小藍是羽人──是背上有翅膀的人!

 

有翅膀一定能在空中飛翔吧?小綠興奮地想要向小藍詢問更多的事,卻察覺到對方有些黯淡的表情,他悄悄地轉移話題,繼續說起他的傑作。看著小藍的眉頭漸漸舒展,可能小藍自己也沒發覺,但小綠想他這行為並沒有做錯。

 

後來他回到家開始翻閱羽人症的相關資訊,如果羽人症讓小藍那麼痛苦的話,擁有翅膀對他來說或許也不是件好事。各式各樣的書籍和報章雜誌散落在床上,小綠吃驚地閱讀每個文字,明明句句屬實,可是卻看起來很不真實。

 

『羽人症的病因尚不明確,目前只能初步確定是基因突變和遺傳的產物,沒有傳染的危險。』

 

患者會在兒童時期在背上長出小翅膀,翅膀可以活動,但不能飛行。在患者18歲左右,翅膀會突然發育變大,翅膀的存在會讓身體不堪負荷,而患者有很大機率死亡。

 

目前治療羽人症的方法是讓患者從幼年開始,不要活動翅膀。讓翅膀一直不動,隨著年齡增長,翅膀的肌肉會慢慢萎縮,功能退化,醫院就可以嘗試小心地摘除翅膀。成功率不高,但至少是種保命的方法。

 

所以當小藍跟在後頭隨著他於坡道上起跑,揮動他的翅膀試圖飛行時,小綠真的嚇壞了。

 

他急急忙忙上前去接住小藍,緊緊抱住對方並用自己的身體成為他的墊子,減少他與地面的接觸。幸好地上都是鬆軟的泥土,以至於讓小綠的後背不受那麼大的衝擊,小綠安慰著發現他因保護自己而受傷後頓時感到慌亂的小藍,輕輕摸了摸他的頭才使小羽人冷靜下來。

 

那是小綠第一次看到小藍的翅膀。小藍在學校總是穿著厚厚的冬季外套,從不露出他的翅膀,生怕引來更多惡意的話語。

 

班上的同學們故意避開小藍,把他當成一件稀奇的物品,用著異樣的眼光來看待他。但小綠不同,或許因為他也常常被人當作怪胎,他把小藍當成朋友,又或是其他的,只有他才知道的心思。

 

「能讓我看看你的翅膀嗎?」小綠好奇地圍著小藍轉,羽人的身體結構只在書上看過,他湊上前細看,發出讚嘆的驚呼。

 

小藍害羞又自卑地問他為何不會感到厭惡,羽人症是一種病……誰會想要去接近病人,甚至是相處呢?小綠對他笑了笑,說:

 

「在天空中飛,是我從小的夢想。雖然你的翅膀不能飛,但我還是很羨慕。」

 

小綠抬頭望向天空,此時已從乾淨的天藍色轉為金黃的麥穗色。他覺得羽人其實是流落在人間的天使後裔,帶著一雙美麗的白翼降臨人間,也許無法飛翔是神給予他們的試煉,等待著有誰能成功通過考驗,享受被風托起的自由。

 

「可愛的小天使。」突然心血來潮,小綠轉頭對小藍說了句意義不明的話。

 

「嗯?」

「沒什麼。」

 

凝視著一頭霧水的小藍,小綠用手遮住半臉,藏起微微上揚的嘴角。

 

 

 

轉眼間到了高三,這三年來小藍同他偷偷在空地練習飛行,小綠時不時在擔心小藍會不會過度使用翅膀,但是小藍在空地玩耍時總是特別開心,他也只能多注意一點小藍的情況了。

 

小綠希望小藍能平安度過成年,他還有話想要對小藍說,是在一個美麗的青空下,不是在生死分離的病床上。

 

他努力鑽研滑翔翼,準備參加這屆的大賽,而小藍則是因高三課業變多,漸漸縮減了自由時間。小綠知道小藍想要把握時間好好學習,所以也不會去打擾他。小綠仰望小藍所在的教室,偷偷地為他比個加油打氣的動作。

 

「喵。」

 

角落裡的小貓咪軟軟地叫了一聲,小綠注意到這個可愛的小動物,以往他都會伸手去摸摸貓咪,如今卻只是笑著擺出噤聲的手勢。

 

「噓──別吵到小藍喔。」

 

小藍很努力在過生活,所以他也要更加努力,做出成品給小藍看。

到那時候,就能帶著小藍一起飛上藍天。

 

 

 

比賽當天,他聯絡不上小藍。

小綠在會場四處尋找小藍的身影,卻都是徒勞無功。

 

參賽的成員一個個完成了比賽,無論是成功還是失敗,皆是一種新的體驗,小綠觀看別人製作的滑翔翼,從設計到零件組合,他學到了許多。但他的滑翔翼早已完成,只能將新的點子記在腦海,回去試試其他方法,創造出更棒的成品。

 

終於,輪到他了。

 

小綠起身裝備好滑翔翼,站在起點深吸一口氣,開始助跑。他用力一躍,風托起巨大的滑翔翼,帶領他的雙腳離開了地面。

 

「現在沿著賽道滑行的,是伯倫希爾附屬高中的小綠同學!」

 

解說員的播報傳遍了比賽場所,但小綠並沒有聽清楚。剎那間,他想起小藍,想像著對方擁有一雙大翅膀,如果那雙漂亮的羽翼全部打開的話,是不是能飛得比他更高。

 

咔的一聲,自製的滑翔翼似乎發生損壞,小綠經過判斷覺得這次比賽許是以落敗收場。也許運氣好就過了……他伸手準備拉降落傘,但心中還是祈求著奇蹟發生。

 

「小綠!堅持下去啊!」

 

一瞬間,他以為自己幻聽了,居然聽見小藍在呼喚他的名字,明明小藍之前並沒有在現場。滑翔翼擋住了小藍的身影,小綠看不見他的人,但光是聽著小藍的聲音,他便覺得信心源源不絕湧上來。

 

是啊,還有天使陪在他的身旁。

 

這位成功通過考驗的小天使願意牽著他一同飛翔,與他一同通過終點線,雖然無法晉級,可小綠卻感觸良多,他此刻的心情既是又感動又好笑。

 

沒想到竟然被小藍搶先了呢……

 

 

 

「是嗎,你打算出國了啊。」

 

小綠和小藍坐在當初那塊空地的石頭上,談論著關於兩人的未來。因為是第一位能夠飛上天的羽人,小藍答應了科研機構的邀請,決定為其他的羽人們出一份力。而小綠則是選擇重讀,父母安排了輕鬆的工作給他,但是小綠拒絕了。

 

他想要靠自己的力量,重新開始,一步一步掌握自己的人生。然後小綠輕輕地搭上小藍的手,他問:「現在我能摸摸你的翅膀嗎?」

 

「可、可以的……

 

小藍有些膽怯,翅膀隨著他的心情小幅度動了動,像是在對小綠說「請溫柔對待我」這種感覺。

 

小綠整個人將小藍環住,溫柔地撫上純白的羽翼,細細梳理亂掉的羽毛。對方猛然抖了抖,彷彿有股電流經過了小藍全身,小綠見狀發出悅耳的笑聲,他將手移動至小藍的後腦勺,慢慢低下頭──

 

「這是我們的約定。」

 

他終於如願以償,親吻了他的天使。

 

-

 

「總有一天,我會和你一起在天空翱翔的。」

 

我希望能在天上飛,不只是為了我自己。

現在,還多了小藍。

 

「等著我吧。」

 

 

 

End.

 

 

Free Talk

 

某人從以前就一直推我綠藍這部作品,但我到現在才回頭去補。

然後一補便回不了頭。

 

入坑作是回憶》,一上來直接丟這篇給我。

真狠,第一次看就讓我被捅刀。

 

羽人篇的糧為何如此少,我想吃糖(´;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魚子 的頭像
小魚子

Summer Blue__〃

小魚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